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第一案(1)

  2125年4月3日 8:00pm 北京友誼酒店

  “很抱歉,你,被死神選擇了。”面對著這個男人冰冷的眼神,坐在座椅上的胖胖的男人,不自主的發抖。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體內毒藥的發作。“先生,”眼神冰冷的男人翻開桌子上的書,“我宣判你的死刑。”胖男人憤恨而迷茫的神色告訴他,這個胖子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而面前這個男人又是誰?男人拿起書,輕輕念著:“愿主保佑你的靈魂。”

  胖男人停止了掙扎,眼睛睜大,五官扭曲。男人知道,他已經死了。默默地合上書。走到床頭,按下了鈴。“劉先生,您好,”一個唯美的女生從屏幕出現,“請問有什么需要?”“我,想要一份夜宵。”

   2125年4月4日 7:00am 北京郊區某別墅

  “先生?”一個人形機器人打開了臥室的門,“先生?”再叫一聲,依舊沒人回應。“先生?”第三聲過后,才傳來氣息較弱的回音:“X,我在這。”X到床邊,發現霍子明正在地板上躺著,白襯衫污穢不堪,褲子腿都撕裂了。“先生?”霍子明掙扎的抓住床單爬坐起來。“您昨晚又喝多了?”“可能吧,不清楚。你知道,向混混們打聽點事兒,不付出點代價是不可能的。”子明終于立了起來,但不過三秒又坐下了。“你能不能把我弄去浴室,我洗個澡,換身衣服,吃個飯......”子明眼睛不自主的又閉上了,一頭倒下。X將子明扛進浴室,把衣服脫下,幫他洗澡。在洗澡時,子明才慢慢恢復了神志。

  穿著浴袍出來,坐在飯桌上,吃著X做的早餐。對子明來說,早餐也許是一天中唯一安逸的時刻吧。

  對于一個靠警察吃飯的人來說,霍子明是十分成功的。雖買不起地下的房子,但是卻買得起一座在地表城市郊區的雙層公寓。基本生活和地下居住的人們差不多。除了買東西比較麻煩外,因為先要坐地鐵去城區,再到地下中心,才能再去超市。其實郊區有自己的購物中心,但霍子明就是愛去地下城的商場,誰都沒辦法。只有X知道:霍子明是去觀察一切盡可能觀察到的事,以做出精準的判斷。是的,霍子明就憑這個曾經成功阻止過多次刑事案件。他的大學同學,現任警察署長—吳明啟為他爭取到一個特權。政府每月撥款保障霍子明基本生活,每破一個案子,格外獎勵一些錢。就這樣,霍子明用一年時間,不僅攢了個別墅,一輛普通黑色轎車,還有了一個人形機器人管家—X。

  吃完飯的霍子明在沙發上坐著用納米屏幕看新聞的功夫,聽到外面汽車的聲音,就默默放下了納米屏幕。關掉了新聞。正襟危坐的,順便理了理浴袍的衣襟,說著:“又是一起。”

  如果按照正常的小說套路,下一幕應該是作為警察的吳明啟匆匆忙忙的跑進來。但是相反的是,進來的既不是吳明啟,而且進來的時候也是慢慢悠悠的走進來。“霍先生,我們署長找你。”“有命案還這么不著急,你作為警察太不合格了。現在的年輕人啊!”

  那個年輕警察大約20出頭,卻有一股正氣,“對不起,霍先生。我是來拘捕你的。”

   2125年4月4日 8:45am 北京霍子明別墅

  “拘捕,我?”霍子明疑惑的問道。“請您跟我走一趟吧。”“不是,等會,為什么啊,憑什么啊?”“我只是在執行命令,其余的,我不能回答您。”說著,警察拉起霍子明就往外走。“不是,等等,我換身衣服,你等等。”

   2125年4月4日 9:45am 北京警察總局第一審訊室

  平常習慣了抓捕別人,第一次被別人拘捕起來,感覺甚是奇怪。手被激光鏈固定在椅子上,怎么叫都沒人搭理他。“吳明啟,你過來,把我關在這算什么?”大喊大叫了一會,門終于開了,吳明啟慢慢悠悠走進來,坐下。“姓名。”“老吳,你玩什么呢?”“年齡。”“咱們不玩兒行不行。”“工作。”“吳明啟,你過分了啊。”“居住地址。”“滾!你他媽給我滾。”此時,吳明啟卻突然消失了,“立體影像?”霍子明才反應過來。“哈哈哈,阿明,事出在自己身上就冷靜不下來啊。”真正的吳明啟從霍子明身后出現,“怎樣,被審訊滋味不好受吧。”霍子明此時真的氣壞了。“吳明啟,從今往后,如果有案子,你不要再來找我。”“哦?是嗎,那會給政府省下不少錢啊,你好像還有車的貸款吧?政府每月撥款好像剛剛夠你的每月還貸啊?我不負責養你啊!”這番話著實把霍子明氣個夠嗆,不得不服軟的講到,“阿啟,有事你就說,我一定幫。”

  “好,痛快。昨天晚上我們的報案系統,發現有人在流星雨飯店打架斗毆,一個著裝十分正式的男子與數名流氓斗毆。你覺得呢?”霍子明此時是真的萬念俱灰,回想自己昨天晚上的事跡,確實沒法開口。“咋了?”吳明啟幸災樂禍的繼續調侃道,“霍大偵探有何高見?”

  “明啟,你夠了。我昨晚喝醉了,那幾個小混混又找我的事。我一生氣就......”“這么說霍偵探承認昨晚的六個人是你打的了?證據確鑿,小王,立案。”“喂,明啟。”霍子明剛想起身阻止,卻被激光鏈扯了回來。“明啟,你回來啊。”子明大叫著,卻沒人搭理他,“明啟。”

   2125年4月4日 10:15am。北京友誼酒店

  “吳警長,現場大致情況就是這樣了,”酒店主管介紹著,“我們昨夜8點06分收到張先生的服務要求,8點09分晚飯送來了,這時張先生發現已經死亡。”這么講來,兇手只有兩分鐘進入,然后毒死一個人,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來去,這根本不可能的啊!”“小王,先不要想可不可能了,現在先把細節記下來吧。”“是,警長。”王赟是去年入的警廳,作為吳明啟頭號弟子而在警廳備受關注。

  “霍子明在警局搞定了沒?”“報告老師,我們已經利用您的全息影像將霍子明控制在警廳里,要把這些資料給他嗎?”“嗯,你先回去把這些資料給他,我先去躺飯店。”“是。”

   2125年4月4日 11:00am 北京警察總局第一審訊室

  “吳明啟,你作為我市警廳的警長,”“嗯。”“王赟十分敬重的師傅。”“嗯。”“將來警廳的一把手。”“哎,這個別亂說啊。”“甚至是全國警察的模范代表。”“閉嘴。”“無論是相貌還是品行都僅次于我的你,居然干這種沒有人道,傷害兄弟感情的事。”“我哪里沒人道。”“你還說你有人道,你這算綁架哎,我幫你抓了六個你們抓了好久都沒抓到的黑幫,結果你卻把我關在這里。”“所以我準備了好酒好菜招待你啊。”“你這是招待人?你好歹把激光手銬給消除吧,我怎么吃飯啊?”“哦,也是。”吳明啟把嘴里的食物咽下,用筷子捅了捅正在海塞食物的王赟,“把它弄開吧。”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