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第一案(2)

  2125年4月4日 11:05am 北京警察總局第一審訊室

  “我聽明白了,一個你們認為不可能的完成的案子擺在你們面前,但是你們怕我不配合你們,所以把我銬起來對吧。”霍子明吃著漢堡,嘴里嘟嘟囔囔的說著。吳啟明笑道,“不是不可能完成,雖然酒店系統的主腦沒有被損壞,可以識別客人的聲紋,但也不是完全無法完成作案。”霍子明喝了一口可樂,安靜的聽他講,王赟停止了嘴的動作,看著師傅。

  “模仿別人的聲紋,看似不可能,其實也不是完全做不到。提前將被害人的聲音錄下來就好。”“錄制的聲音沒有聲紋,只有機械聲音,你以為主腦都是傻子嗎?”霍子明不屑,“如果是人說話呢?錄制聲音的時候,不是將聲音記錄,而是記錄被害人的聲紋,再通過模擬器,兇手說話就可以了。”“現在沒有可以模擬聲紋的機器。”“萬一有呢?”“你們警察會讓這種科技流落在外面?”“黑市現在很猖獗。這種機器可以騙過所有的人工主腦。”“復制聲紋,再通過人類說話進行偽裝,你在想什么呢?最先進的變聲器都無法做到這一點。”“如果黑市有呢?”“這是一個假命題。”霍子明死盯著吳啟明,“小明,你不要認為所有的不可能犯罪都是可以通過科技來彌補。”“咱倆辦的案子里有多少是科技犯案你不清楚嗎?”“你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指向科技。”霍子明又喝了一口可樂,“我知道你想著什么,但是這起案子,不需要你所謂的模擬聲紋的科技也可以做到。”“如果被害人是被脅迫的,聲紋會比平常顫抖,主腦可以分別并且會自動報警。”“我知道。”“那他是怎么被殺死的?”兩個人紛紛站起身來,死盯著對方的雙眼。

  霍子明明白,吳啟明現在越來越依賴科技了,沒有強有力的說服力,吳啟明是不會相信的。于是他慢慢坐下,繼續一口一口吃著漢堡,對吳啟明說:“我現在說你也不會相信的,下午帶我去現場,我給你證據。”“你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有一個猜想,”霍子明抬起頭來看著吳啟明,“我需要證據證明我的猜想。”

  2125年4月4日 1:24pm 北京友誼酒店

  “呵呵,19世紀的福爾摩斯說過,警察就是一群廢物,我覺得22世紀的警察也是一樣。唯一的不同就是檢查出來的沒用的東西更多了。”霍子明一邊在房間里摸索著,一邊嘴里咕噥著,他是故意說給吳啟明聽的,吳啟明也心知肚明,他手下的辦案組確實運用了不少的科技手段,足足折騰了七八個小時,連最基本的兇手逃脫手段都沒有弄清楚。但是,如果這個案子能讓自己手下解決的話,費時間找他干什么呢?索性就笑笑不搭理他。

  王赟也明白霍子明的脾氣,畢竟他也跟著吳啟明同霍子明辦過幾個案子,而且,也是霍子明在一群警察新人里一眼看到了自己,并把自己推薦給現在的師傅。事實證明,霍子明并沒有看走眼,王赟是一個有天賦的辦案能手。他也習慣了霍子明對自己同事們的冷嘲熱諷,不以為意的和自己的師傅站在一起,看著霍子明一個人在那里摸索。

  “咱們去樓下的主腦吧,這里應該沒什么東西了。”霍子明摘下手套,關閉了電子眼鏡。向門外走去。“你的猜想證實了嗎?”“快了,就差一個環節。”“你要去檢查主腦?主腦沒有損壞,我應該說過了吧。”“不是檢查主腦,我要去審問它。”

  現在科技的發展,已經達到了很多服務行業不需要人工勞動。當然,因為部分有錢的商家也會高額招聘一些姿色姣好的女生當服務員。友誼酒店并不是很富有的商家,也招聘不起那么好看的服務員,索性就直接采用智能服務。招聘幾個技術人員隨時保證主腦的正常運作就好。三人來到了酒店的最底層,敲了敲值班的技術人員房門,說明了來意后,技術人員帶著他們來到主腦控制室。開起了主腦的對話功能。

  “您好,歡迎對話北京友誼酒店模擬人腦控制中心,請問您有什么需要?”“我們想要了解一下,昨晚八點到八點零六分你收到了一份服務請求,我們想要這份請求的具體情況。”霍子明說道。“正在查詢中。”不過十幾秒的時間,主腦屏幕上顯示出來昨晚對話的具體內容以及住客信息。“張文天,38歲,昨晚六點登記酒店,但是八點才入住酒店。”霍子明一邊看一邊讀。“這些我給你的信息里都有,你至于來這里看?”“但是有一個問題你沒和我說。”“什么問題?”“這個男人從來沒有住過酒店。”“所以呢?”“他昨天是第一次入住一個酒店,也是第一次錄入自己的聲紋分享到全國各地的酒店網絡里。如果是這樣的話,”“昨晚入住登記并且錄入聲紋的壓根不是他。是那個幫他登記酒店入住的人的聲紋。”“就是說,這個兇手一定是和張文天一同來到酒店的,而且應該是熟人,很有可能是秘書一類的。”“主腦,查詢一下昨晚張文天和誰一同入住酒店。”

  2125年4月4日 2:13pm 北京警察總局

  “劉宇現在正在被通緝呢,應該不出幾天就可以逮捕他,這個案子太簡單了。我只不過沒想到張文天從來沒有住過酒店,這樣的人現在基本沒有。”吳啟明雙手抱胸倚在桌子上,霍子明坐在對面的桌子上,看著吳啟明,“你就是太喜歡把犯罪歸咎到科技上了。”“科技的發展本身就讓犯罪更加高明。”“所以你就忽略了基礎犯罪,對嗎?”吳啟明的臉紅了起來,“你是怎么知道張文天從來沒有住過酒店呢?”“你給我的資料啊,上面清清楚楚寫的,職業:股民,住址:天津和平區南興街道395號,股齡19年,就是說從他成年開始就炒股為生,而且炒股10年以上的大多是大股票(炒股掙錢特別多的人),他們不會出去旅游,又是單身漢,所以也不會沒事出門開房吃肉(嫖娼),在自己家里就行了,你說他可能有開房記錄嗎?”吳啟明嘲笑道,“就憑這個,雖然這確實是現在人的習慣,但是你敢打包票嗎?如果他有開房記錄,那我的理論不就成立了嗎?”“哎,我就是賭你的理論不成立,所以得出的結論是他從來沒有開過房。”“靠,我的理論在你眼里就這么不值錢啊。”“有這功夫你不如好好想想為什么劉宇要殺他哥,兩人可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啊。”“這個,你得等抓到劉宇以后才知道了。”吳啟明笑道。霍子明也笑了,“我的工作也結束了,我回去了。”“拜。”

  霍子明剛剛走出警察局,臉色突然變的嚴肅起來,“事情還沒有這么簡單,但是,我也只能等著了。”

  2125年4月8日 1:35am 北京地下城護城河A區路段邊

  “檢測出來了嗎?”吳啟明問道。

  “沒有,表皮已經燒焦了,可能要等到送回驗尸處進行深度化驗了。死了好幾天應該,我們可以提取到的深度范圍里,細胞都死了,無法提取DNA。”王赟說道。

  “去把霍子明叫起來。”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