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第一案(3)

  2125年4月8日 4:03am 北京地下城護城河A區路段邊

  “如果我說,我什么都沒在這里發現,你會怎么想?”霍子明笑著對吳啟明說。“我會嚴肅的鄙視你。”“你猜如果你說你什么都沒找到呢?”“你什么都不會說,只會單純的嘲笑我。”

  霍子明笑笑,果然是一個宿舍出來的,就是了解我。“所以,你是準備鄙視我嘍。”吳啟明明白霍子明這話是什么意思。轉身對王赟說:“擴大搜索范圍,這里不是第一案發現場。不僅僅是地下城,地面上也要搜索。”看著吩咐晚的吳啟明,霍子明走上去笑著說道:“想的很周全,這里是A區,地上河從這里流下,所以尸體很有可能是地上河飄下來的。”

  由于人口的膨脹,幾乎所有的城市都選擇了在原有城市地表下建造一個新的城市,通過人工植物進行氧氣與二氧化碳的交換,用人造太陽模擬陽光,溫度常年保持在25度左右,基本滿足了人民的日常需求,但是,也僅僅是把住宅區和商業區搬到了地下,原有城市的地上部分已經被工廠占領,有些發達的地區選擇把地上河引進在地下建造的人工河道,再通過凈化作為人工用水。而北京地下城A區,正是北京地上河流淌進地下的唯一河道口。

  吳啟明想了一下,“我其實倒真的不認為人是在地上被殺的,畢竟如果尸體要通過河道口,必須要·····”“必須要穿過河道口的凈化系統,因為地上河基本被工廠廢水污染了,所以流到地下的時候會經過第一次凈化。”“那你還同意我,這么大個的尸體,根本進不來。”“所以你是沒聽出來我是在諷刺你嘍。”吳啟明白了他一眼。霍子明自顧自的說道:“浪費人力物力做無用功,你也是傻子里的奇葩。”“我草你大爺,能不能給我正經點,我現在很正經的在問你問題。”霍子明看看吳啟明,扭頭就走,撂下了一句:“等尸檢報告。”

  2125年4月8日 8:23am 北京市警察總局

  “你的意思是這哥們是黑戶?”吳啟明不可置信的問。“那你給我個明確的解釋,骨髓中DNA報告表示查無此人,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個神奇的現象。”“沒有登記戶口,就代表著他不能念書,不能工作,不能養活自己,但是他還活下來了。”“富二代啊,他父母養活著啊。”“為了不給自己孩子上戶口就一直養著?圖啥?”霍子明沉默了,不知道,這個真的沒辦法解釋。只有王赟抱著檢測報告呆呆的站在旁邊,看著兩人都沉默了,才開口說話,“不僅僅沒有查到這個人的任何相關信息,我們甚至連這個人的模樣都復刻的極其模糊。因為他這個···”“因為他的面部骨架都已經被砸碎了,是砸完后用火燒的。”霍子明又一次的插嘴,到沒讓王赟覺得難堪,畢竟已經習慣了,“但是我們還是發現了一點東西,就是死者的指甲里,有一些碳灰,經判斷應該是一個品牌的衛生紙。”吳啟明拿起王赟抱著的平板打了一下王赟,“衛生紙,衛生紙有什么用?你當是追蹤紙啊。”霍子明搶過平板,選擇了投影模式,說到:“你看好資料,這是思慕牌的衛生紙。”“那又怎么樣?”“思慕衛生紙專供酒店使用,我們可能需要去各個酒店找一找了。”吳啟明沒好氣的說:“你不是說他是黑戶嗎?那他怎么可能住酒店。”

  2125年4月8日 1:00pm 北京警察總局

  “沒有任何住客失蹤三天以上對嗎?”“是的。”“好的,謝謝”“北京友誼酒店模擬人腦控制中心很榮幸為您服務。”

  吳啟明,霍子明,王赟三人從北京酒店主腦控制中心退了出來,吳啟明訕訕笑道:“所有的小隊都有信息回饋了,北京所有酒店都沒有失蹤三天以上的人員。如果有,就無法解釋為什么他根本沒有任何DNA信息了。”“一定有合理解釋的,不然這就是個懸案了。”

  “那我們究竟應該怎么辦?難不成真的定懸案?”王赟問道。“死者身份不確定,沒有任何辦法找到他的有關信息,不定懸案怎么辦?”霍子明無奈,準備離開。

  “這就走?”吳啟明問,“走吧,再去一趟河道,我總覺得河道有點問題。”霍子明定了定神,“而且不是一個小問題。”“河道附近都搜索了,沒有什么發現。而且你也說了,你什么都沒找到。”“因為我只找了尸體附近,而且你們太依賴儀器了,你不喜歡科技的發展,卻那么依賴科技幫你破案。你這個人好矛盾。”吳啟明無奈的說:“人可能就是矛盾的結合體吧。”

  2125年4月8日 7:00pm 霍子明家

  “所以,你就找到了這么幾個東西?”吳啟明看著茶幾上幾個玻璃紙袋。霍子明的聲音從浴室悠悠的飄來,“我是趴在河道上一點一點挖開找到的,有些東西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你看其中一個玻璃袋,里面有一支筆。”吳啟明一眼看見了那支筆,“這支筆怎么了?”“售價3225元的電子筆,屬于中檔消費產品,大概是白領一類的人掉的,一個月工資大概在5萬到8萬之間,這種白領,一般上班都會有專門的傳送門,不會走河道的。周末想要出門走走不,也不會帶這么貴重的筆吧。”吳啟明聽著霍子明的分析,接話道:“如果找到這位丟筆的白領縣城,我們就可以問問他有沒有看見有關的嫌疑人對吧。”“知道了就趕緊拿回去化驗。”

  吳啟明不打岔,把茶幾一劃拉準備吧東西都帶走,“就帶走筆,剩下的留下來。我要想想。X,給我拿一套睡袍。”

  2125年4月9日 7:00am 北京某街道小吃店

  “老板,來兩份蛋卷。”霍子明一進店就叫嚷道,老板應喝一聲,“蛋卷兩份。”

  “你從來不出來吃的,今天是怎么了?”吳啟明喝了一口水問道。

  “沒怎么,我只是想吃外面了,吃完了咱們倆直接去警局,我要用警車。”“去哪?”“你開車就好,先不用問。結束了會告訴你的。”吳啟明聞聽此言,也不再多說什么了。

  “劉宇抓到了嗎?”霍子明突然問。恰巧服務員來這里:“先生,你們的蛋卷。請慢用。”正當服務員離開的時候,霍子明抬頭問了一句:“你們店里最近有沒有丟東西啊。”“啊?”服務員蒙了一下,一秒的尷尬后,服務員說道:“沒,沒有啊。”“哦,好的,謝謝。”

  吳啟明疑惑地看著霍子明,“劉宇沒抓到,還有,你問的是什么意思。”

  霍子明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說道:“沒什么,就是隨便問問。”

  2125年4月9日 7:45am 北京某街道上

  “直走,不用拐。”霍子明坐在副駕上指揮著。說完這句就閉上了眼睛。“這個是去東B區,你去哪里干什么?”霍子明沒有搭理他,吳啟明也就沒多問。突然一個車開始減速,霍子明睜開眼,問道:“你減什么速啊。”吳啟明舉起雙手:“自動駕駛,我不知道。”“你自動駕駛干什么?”“你不是說直走就不用拐了嗎?我就自動了。”眼前,是“路段修復,禁止通行”的字樣。

  “路段修復?”霍子明咕噥了一句。隨機開車門,“你干嘛?”吳啟明喊他,“走路去,你把車停在路邊把。”

  云鋒我終于開始更文章了,由于我還是大學生,所以沒有太多時間去寫小說,我盡力一天一更。希望看官大大們給云鋒一些月票,生活困苦,掙些外快,謝謝大大們。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