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第一案(4)

  2125年4月9日 7:48am 北京某街道上

  “為什么非要走這個路啊。”吳啟明把車鎖好。“警察的車還怕偷嗎?正常人的車都自動上鎖好不啦。”霍子明不回答吳啟明的問題,反而調侃了一句吳啟明。吳啟明也明白他明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索性就不去問他。“準備盯著街道兩邊,不定就出什么幺蛾子。”霍子明最后囑托了一句。

  事實上,走了整整半個小時,這個所謂的幺蛾子并沒有出現,雖然吳啟明無條件的相信霍子明,但是這次不得不讓吳啟明好好嘲弄一番了,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容易得到。

  吳啟明上前一步搭上霍子明的肩,說道:“霍老板,敢問您的幺蛾子在哪啊。”霍子明也不搭理他,繼續向前走著。也不過又走了十幾步,霍子明便停下了。

  霍子明扭頭對吳啟明說:“你猜猜我想說什么?”“我猜你想說我現在心里想著的。”“那你怎么知道我想說什么?”“因為我知道你想說我心里想著的。”“那你還不快點去把王赟叫來。”

  2125年4月9日 8:50 北京某街道上

  “老大,死者死因已經查清楚了,死者死于顱內出血,尸體身上多處傷痕,應該是被····被打死的。”吳啟明手下的法醫韓悅匯報著。“被打死的?這么狠。”吳啟明結果資料,仔細琢磨著。在被修復的道路上,一個男人,西裝革履的,手機沒有丟失,不是沖著財來的,肌肉群健碩,經常健身?會被打死?多處條形瘀傷,沒有摩擦血痕,是棍棒鞭打?死亡時間是前天晚,附近沒有摩擦痕跡,是拋尸。為什么要拋尸在這里?前天晚上,我們發現了無名尸體,同一個時間拋尸的?但是我們先發現了河道的無名尸體?

  吳啟明看了看被翻修的路段,鋪路機器還沒有修到這里,所以沒有人發現這里,這里是居民樓小巷,沒有服務店鋪,所以沒人來這里。這里因為路還沒有修完,所以路面上都是紅色泥土,修路第一層鋪紅泥,第二層水泥,第三層電子感應器,還有電子支架,最后鋪電子感應路面,然后就可以通車了。一般修路是四層同時開工,先第一層機器人鋪設十米紅泥后,第二層水泥機器人緊隨其后,以此類推,這里還沒有修道,所以紅泥還鋪在路上沒有用。人在這里被拋尸,拋尸了就可以走了,是車運載的尸體,然后下車把人拋尸,人踩在路面上·····

  吳啟明想明白了什么。昨晚上,其中一個玻璃袋里,是一團河沙,好像有確實有一點紅色。那是兇手在這里拋尸后,腳上粘了紅土,再跑到河道,拋第二個尸體,然后腳底的紅土就粘在了河沙上。而霍子明昨晚一定是查詢了整個北京城哪里有在修路,因為只有修路是地面上才會有這種紅土。

  把一切都想明白的吳啟明滿意的轉過頭來,一眼看見霍子明倚在警車上和韓悅說說笑笑,不得一陣哭笑不得。大喊一聲:“聊夠了沒有,聊夠了去干活。”這明顯是喊給霍子明的,但是霍子明還沒動,韓悅就先跑開了。霍子明也只好起來像吳啟明走過來,吳啟明剛剛想炫耀,霍子明直接來了一句:“想明白了?”

  吳啟明點點頭,霍子明撇撇嘴:“一個過目不忘的人,沒配上一個破案的好腦子,我要是有你這個過目不忘的能力,我也不至于現在是個偵探,而不是個警察。”“你小子沒有好好讀書就是沒有好好讀書,不要找那么多借口。”霍子明臉上的嬉皮笑臉收了起來,突然嚴肅的看著吳啟明,吳啟明心里一驚:“完了完了,一時得意忘形了,忘記了這個話題是禁忌。”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

  “我學習是沒有你好,但現在你在找我破案,我還沒有落魄到你這個警察養著我。以后有案子,就不要來找我,我們的年級第一自己去把案子破了吧,我這個學渣不配查收吳少爺的工作。”說著,竟真的甩手走了。吳啟明這下真的有點慌了,他明白,自己對案子的偵破能力遠不如霍子明,當年,若不是霍子明當時反對刑警學院的教學制度被扣了一個嚴重處分,現在的他也許不會落魄成這樣。

  韓悅看見霍子明離開,急忙追了上去,“子明,你去哪啊?”“回家,在床上躺著。”韓悅把平板放在一邊,對旁邊人說了一句,“我的電腦放在這里自動建模,不用動,就追了上去。”王赟抱著自己的平板來到老師面前,對老師說道:“死者的身份也沒有辦法查出來,和河道的情況一樣,但是似乎是河道案前幾個小時才死去的,您說兩個案子用不用···”“并案,立刻申請。”吳啟明直接打斷,“兇手先在這里拋尸,再去河道拋尸的。”“啊?兇手為什么這么做。”吳啟明看了一眼王赟,為什么?不知道啊,子明沒和我說啊,我只不過是考試考得不錯,我怎么有資格當警察,還當上了隊長?要不是霍子明一直在身邊幫我,我怎么做上隊長?“不知道,你不會自己查嗎?”吳啟明直接上車離開了。

  霍子明和韓悅走在正在修建路上,散著步,兩個人也不說話。韓悅想找個話題打破這個尷尬局面,但是也不知道聊點什么。霍子明到是直接開口說話了,“有興趣和我出午飯嗎?”“啊?”“我們一起吃午飯吧。”“現在還不到10點啊。”“這里是居民巷,沒有飯店,我又沒開車,咱倆走到最近的商業區也要好一會吧,那時候足夠吃飯了。”

  2125年4月9日 11:23am 北京地下城某胡同

  “所以,我們第一次象征性的約會,就在這個寒磣的小店里。”韓悅明顯不滿意。剛剛陪霍子明走過商業區,還不明白到底這個男人要帶自己去哪里呢,本身對這次象征性的約會還是充滿了期待的呢。霍子明到這家店鋪到是有自己的意思,服務員來到桌邊,同樣問了一句:“你們店里有丟東西嗎?”得到服務員否定回答后,只要了兩份烤冷面就帶著韓悅走了。

  同樣的幾家店鋪,同樣的問題,同樣的回答,買了一頓小零食,韓悅突然覺得,其實這樣也挺好的。

  最后走到了一個胡同里,霍子明進去問了同樣的問題,老板立刻表示昨晚確實的一些廚具丟了。霍子明眼神里突然亮了起來,“有一把打了蛋的,還沒有洗過的打蛋器是不是也丟了。”老板想了想,回答道:“有沒有洗忘記了,但是確是丟了一個打蛋器。”

  2125年4月9日 3:00pm 北京警察總局

  吳啟明正在看分析結果,這次死者的身份到是出來了,但是所有人都高興不起來。

  看見霍子明來了,吳啟明把平板往他身上一扔,“自己看吧,我也不多說什么了。”

  “死者身份確認了?那不錯啊,最起碼不是一個·····劉宇?”

  沒有什么可以阻止我碼字了,沒有沒有沒有,重要事情說三遍。云鋒在這里感謝各位看官的支持。希望大家可以給我一點月票或者推薦票,謝謝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