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第一案(5)

  2125年4月9日 3:05pm 北京警察總局

  “怕了怕了,不玩了,什么鬼案子。”霍子明直接把平板扔在一邊。因為平板是納米材料的,所以根本不怕摔。大家也就不甚在意。但是,更讓吳啟明在意的是,霍子明有點亂方寸了。

  “我去想想這個問題。”霍子明出了警廳,拿出了自己的電子煙,打開開關抽了起來。

  吳啟明倚在桌子上,轉頭問韓悅:“你們去哪里了?”“我們····我們去吃飯了。”“僅僅是吃飯?”“他每去一家飯店,都會問問有沒有東西丟了。”“問到了嗎?”“問到了,有一家丟了打蛋器。”“打蛋器?”“是的,然后他就去了廚房搗鼓了一些什么東西。”“那家店?”“北文胡同的一家店。”“他認為是打蛋器將那兩個人的面部打碎的?”

  吳啟明將兩人的尸檢資料拿出來,兩人面部均被敲碎,卻不是被棍棒所擊碎。吳啟明將兩人的透視圖拿出來,確實,骨頭是從內部被擊碎的,但是,他是怎么想到打蛋器的?

  吳啟明也出門找霍子明,拍了一下霍子明的肩膀,問道:“你是怎么想到他們的頭是被打蛋器打碎的?”霍子明抽了一口煙,說道:“你沒看見透視圖嗎?”“看了,但是我看不出來是打蛋器,而且,人頭那么硬,會是打蛋器打碎的嗎?”

  “人頭很硬,沒錯,但是不是從外面打碎的。”“把打蛋器伸進嘴里?”“不僅僅是伸進嘴里,而且是他的頭經過灼燒過再打碎的。”吳啟明愣了一下,“熱脹冷縮嗎?”“算吧,應該是,猜測而已。誰也沒有這么做過吧,你知道一定成功嗎?”“不知道,那你也一定有什么證據吧。”“沒什么,昨晚在發現尸體的地方找到了一點東西。”“什么東西?”“那個不重要,石頭,只不過上面有一些東西,我讓X化驗了一下,是雞蛋液。”“那你怎么知道是胡同小店的打蛋器?”“兇手是隨手拿的東西,如果是飯店的廚具,拿出廚房就會響警報。普通人家里不需要這種打蛋器,這個是高速的電子打蛋器,也就這樣的小店需要而已。”

  吳啟明看著他,也許吧,可能對吧,雖然他知道這個理由真的牽強,但是最起碼找到了一個像樣的線索,哪怕只有一點希望。

  “你在店里發現了什么?”“什么也沒有,窗戶也沒有痕跡,是不是只是一個普通的盜竊案我都無法判定,我只是想把所有可能存在聯系的東西連起來而已。”這是失望嗎?還是只是為了保持神秘感?猜不透。

  “我們下一步怎么辦?”“你是刑警隊長,不要問我,你應該自己拿主意。”“毫無頭緒,這一下,三個案子連起來了,如果第一個案子的兇手是劉宇,那第二個案子的兇手為什么要殺了劉宇呢?”“同伙,同伙作案,然后分賬不均。”霍子明深深吸了一口煙,繼續說:“分贓不均后殺死了劉宇。于是急忙拋尸。”“河道案的尸體死了好幾天了。”“那是誰的尸體?”“不清楚。依舊沒有消息。”

  霍子明和吳啟明同時陷入了沉思。想不明白的案子,雖然以前見到過這樣讓人捉摸不定的案子,但是再次遇到還是讓人很不愉快。

  “我們去看看張文天的家人吧。”吳啟明提議道,“也許有什么發現呢。”“你們這些警察沒去問過嗎?”“去過,但是不是害怕漏了一些什么嗎?”“走吧。”

  2125年4月9日 3:12pm 北京警察總局

  “小王,幫我把這兩起案子的尸檢報告做一下對比。”韓悅對王赟喊道。王赟聽見韓姐姐叫他,便立刻把把兩份尸檢報告從平板里調出來開始進行分析比對,與此同時,韓悅覺得無聊便把兩個尸體的骨髓DNA進行比對,剛剛啟動儀器,便聽見王赟叫到:“韓姐姐,比對出來了,燒傷程度幾乎相同,皮膚灼傷干化時間也幾乎相同,可以肯定這兩個人是同一個時間段被用火燒過的。老大的分析很對,這兩個尸體來自同一個地方,很有可能是被同一個人殺害,但是河道旁的尸體風干時間過長,別灼燒的時候尸油都出來了。”

  “這個倒是不妨事,只要證明老大是對的就行,其次的···”這時候一陣“滴滴滴”的響聲飄了過來。DNA比對做好了,韓悅和王赟到儀器前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緊,看過后韓悅直接叫了出來,兩者相似度竟然接近60%,兩人是有血緣關系的,那個無名的死者,才是張文天,或者,是張文天和劉宇的一個兄弟。

  “快,快去查查張文天和劉宇還有沒有兄弟。”韓悅催促道。“好。”王赟迅速拿起了自己的平板開始進行人口查詢。當然,查詢的結果是,張文天和劉宇沒有其他的兄弟了。韓悅調出了張文天酒店案里的數據,調出張文天的DNA和劉宇,以及無名死尸進行比對。兩組同時比對的結果,驚呆了警廳的所有人,全部沒有血緣關系。

  “酒店里死的那個,不是張文天?”

  “如果不是張文天,那酒店里死的又是誰?”王赟抱著頭,顯然,這個信息量太大了,一時間接受不過來。

  “大爺的,子明和老大又要頭疼一陣了。”

  2125年4月9日 7:00pm 北京警察總局

  “我們回來了,”吳啟明剛進警廳,就看見全組人的臉色不大對,“怎么了?又有案子了?”

  韓悅走到近前,對吳啟明說:“老大,有個事情需要告訴你一下,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吳啟明一頭霧水的看著組員,“你們撞鬼了?”

  “比撞鬼還可怕,”負責技術的蕭克說道。

  “我看是他們已經知道了在酒店死的不是張文天了。”霍子明慢悠悠的進來,“你們是不是做了DNA對比了。”“是的。”韓悅驚訝的回答道,“你怎么知道的。”

  吳啟明回答:“我們去見了張文天的母親,她說他的兩個兒子從小關系就很好,但是張文天在12歲的時候因為繼父醉酒出了意外。為了給劉宇的親生父親脫罪,他們找了一個孤兒代替張文天,這時候劉宇已經7歲了。一個陌生的人代替了他的哥哥,無緣無故失去了一份疼愛暫且不提,在之前,劉宇欠下了賭債,想讓張文天幫忙,張文天沒有搭理他,這讓他很不爽,新仇加舊恨,于是動了殺機。這就是劉宇殺人的原因。”

  看著韓悅等人驚訝的眼神吳啟明很是受用。順便說道:“我們這次去說明了來意,然后子明就開始詢問,結果一步步摧垮了老太太的心理防線,讓老太太全盤托出了。現在一個案子已經解決了。”吳啟明得意的笑著。

  霍子明卻發現了不對勁,拍了一拍韓悅,說:“是不是還有什么東西。”韓悅回過神來,戰戰兢兢地說:“你們說,真正的張文天在12歲就死了?”“對啊。”“但是我們發現,河道旁的無名尸體,和劉宇,有血緣關系。”

  霍子明瞪大了眼睛,“你說,那句無名尸體,是真正的張文天?”

  吳啟明的眼睛中也瞬間充滿了驚恐,這個,是真的撞到鬼了嗎?

  《第一案》暫時停更一段時間,開始出一個支線的小案子,大家不用著急,《第一案》很快又會和大家見面的。每一個支線的小案子都有后期的驚喜彩蛋哦。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