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大學城(1)

  2113年12月31日 10:03am 北京刑警學院第三校區臺球室

  “這是七八個世紀前的游戲了,沒想到現在臺球依舊受學渣們的喜歡啊。”吳啟明坐在臺球桌的一角,看著正在瞄準的霍子明。

  “要不是你壓根不會玩,我會屈尊陪你玩低級的有運動路線模擬的臺球嗎?玩臺球是需要幾何數學輔助的。”霍子明摁下開關,球桿前的臺球瞬間沖擊出去,經過兩次碰撞,把三顆花色球打入袋中。

  “少來,你打的也不怎么滴。你要真的是高手,直接去玩斯諾克臺球去,別來玩繆斯臺球。”吳啟明將白球拿起來,安裝到自己的球桿前,開始瞄準路線。“我手勁掌握不好,那種老球桿不會用。”吳啟明笑笑說道。

  “既然知道自己本事不行,就不要來嘲笑別人。”吳啟明按下開關,卻只將一個純色球打入袋子里,“你的應用數學復習好了嗎?學渣。”問題此話,霍子明的笑容立刻收斂起來,“你能不能不要說這么掃興的話,我很努力地復習好嗎?”霍子明撿起白球,“你不過基礎課比我好,我的犯罪心理學和犯罪觀察學可是年級第一啊。”“可惜那是選修課,刑警學院的學生又不靠這些吃飯,通過精密的儀器就可以捕捉煩人的所有行動。破案是幾分鐘的事。我們要學習的是怎么通過這些儀器追捕犯人,而不是通過心理分析抓住犯人。”吳啟明眼看著霍子明把最后的兩個花球打進袋子里。“我就剩一個黑球了,你快輸了。”“不一定,我雖然還有兩個純色球,但是你的下一擊不一定能把他打入袋中。”霍子明笑道:“根據犯罪心理學,你這屬于犯罪僥幸心理,你最大的破綻就是你這一局想把我的黑球包圍住,這樣我從哪里打黑球都會碰到你的色球。”吳啟明裝上了白球,繞著球桌看看哪里可以把色球無限靠近黑球,“只要黑球碰上你的色球,就會發生反彈,速度也會變慢,這樣我打進去的概率就很小了。”吳啟明抬起頭看著霍子明,“是的,我就是這樣想的。”“但是我們就進入僵局了,我打,你堵。這局無止境了。聰明的做法是放棄抵抗,下一局贏回來。”

  吳啟明笑了笑,說道:“你下一局是準備跑了吧。”

  霍子明無奈的笑了一笑,“明天就是過年了,讓我贏不過分吧。”

  “明天就是十九歲了啊。咱倆做舍友也已經半年了。”吳啟明沒有吧色球推向黑球,而是直接把色球打入袋子里。霍子明看了看臺球桌,直接關掉了模擬器,臺球桌瞬間變成了一個黑色的方桌。沒有臺球,沒有網袋,只有黑壓壓的一個方桌。

  “不玩了,平局了,今晚上我們去跨年吧。雖然期末快來了,但是還是要玩的啊。”

  吳啟明把臺球桿收了起來,“今年春節去哪里過?”

  霍子明想了一想,“留在學校吧,不想回家。你呢?”

  “我也是,我剛上大學半年,我爸媽催我談戀愛不止一次了,我也不想回去了。”

  2113年12月31日 11:00pm 北京刑警學院某學生公寓

  “跨年只是一種儀式,我們去玩玩就好了,又沒人看你。”

  “萬一有呢?老娘的風姿豈能在此淹沒?”

  “你放心好了,除了我沒人看得上你。”

  坐在化妝臺前的女生正在一點一點的用眼線筆畫著眼線。也不再搭理那個男生。

  刑警學院雖然面積很大,但是由于嚴格的招生要求,每年十二個院系也不過招收不過800的學生,所以學生們的學生公寓也基本上是兩人一個的公寓式房間,有配備的廚房,洗澡間,衛生間等等。有部分不喜歡吃外面飯菜的同學也常常自己下廚做點吃,或者直接找一個臨時機械廚師上門做飯。價格也不貴,一頓飯不過200元,出了材料自備,相比在外面吃還是便宜不少。

  這個女生現在就是在自己的房間內化妝,他的男友正在她的床上躺著看電視。不足一個小時的時間,讓男生極度煩躁。“你在不化完妝,我就走了。”

  被男生這么一催,女生也不耐煩,“那你走啊,又不是我求著你在這等我。我自己又不是打不到車去廣場。”

  男生聞聽此言,居然真的甩手就走了,女生望著門的方向白了一眼。“現在男人真的不靠譜,居然真的走了。”

  2113年12月31日 11:25pm 北京刑警學院學生公寓小區門前

  “出租車,出租車。”霍子明在門前踱步走著,早在半個小時前就預定的出租車,居然到現在還沒有到,反饋的信息居然是正在堵車。

  “好啦,現在整個北京的人都去各個廣場準備跨年呢。你也應該理解一下出租車的苦衷嘛。”吳啟明看著眼前走來走去的霍子明,不由得勸到。

  “苦什么啊,萬惡的科技發展,出租車都做到無人化了,一個機器人,不敢闖紅燈,不敢超車,不敢超速,他能來就怪了。我現在終于知道有一輛自己的車是多么重要啊。”霍子明罵道,“要不是老子沒錢,至于現在連一個出租車都做不上嗎?如果他現在來了,我現在給那個機器腦袋叫一聲爹。”

  話說著,一陣滴滴聲從霍子明身后傳來,“不是這么巧吧。”霍子明心里哭笑不得。吳啟明到是先笑了出來,“趕緊給人家叫聲爹吧。”霍子明擠出一絲微笑:“他來的這么晚,我還叫他爹?不投訴不錯了。趕緊上車。”

  兩人剛剛準備上車的時候,一個急促的女聲傳來:“等等,等等等同學。”霍吳兩人扭頭看,是一個穿著粉色羽絨夾克,梳著花邊頭型的女生,“不好意思,我們能拼一下車嗎?”

  2133年12月31日 11:31pm 北京某大街上

  “謝謝你們啊,不然就真的趕不及了。”坐在后排的女生說道,霍子明也坐在后排,看著女生說:“沒關系啊,我們反正也去和平廣場啊。”吳啟明在前排看了一眼霍子明,心想著見色忘義的家伙。看看霍子明的眼神,那是淫蕩的,看見美女的典型眼神。

  “明明說好的去市中心廣場的,卻被這家伙一句話拉去了和平廣場。”吳啟明咕噥著。“可憐我的錢包啊,和平廣場的物價比市中心廣場貴出去七八塊啊。”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霍子明的聲音出奇的溫柔,叫吳啟明聽來,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我叫韓悅,醫學系的。”

  “哦哦,我叫霍子明,那個木頭叫吳啟明。”

  “what the fack?”吳啟明心里一陣痛罵,什么叫木頭,老子叫做臨危不懼,不動如山,誰和你一樣是個花心大蘿卜啊。

  “我們是刑偵系的,我倆是舍友。”霍子明繼續用那種溫柔得要死的聲音說著。

  “刑偵系?我男友也是刑偵系的。”韓悅說道

  “哦?這么巧啊,不知道同學你的男友····男友?”霍子明突然收起了笑容,聲音也瞬間變回來。吳啟明到是躲在前排笑著。

  “兄弟,更改目標,我們去市中心廣場。”吳啟明沒搭理霍子明,他怎么可能真的讓司機掉頭呢?更何況,雖然是有男友的女生,但是畢竟也是個女生啊。總不能丟在路邊吧。

  霍子明臉也沉了下來,也不說話,就在后排坐著。韓悅也是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什么不得了的話,為了打破尷尬,順著話題講到:“我的男友叫秦勇,你們認識嗎?”

  吳啟明一聽這個名字,臉色也不好了。秦勇?太認識了,一來學校就鬧事,刑偵系著名的混子,就住在霍吳兩人的對門,沒少找他們的麻煩,沒想到,今天遇上了他的女友。

  “認識,太認識了。我們是對門。”霍子明把頭瞥向窗外,也不再看這個女生。

  “啊,這樣啊,那太巧了。”

  “是挺巧的。”吳啟明也不喜歡這個秦勇,但是又不能表現出來。

  “他這個人挺好的,文質彬彬的,就是有的時候脾氣直了一點。學習好,又會很多樂器。又會吊環。全身都是運動細胞。”

  霍吳兩人對視一眼,這是他們認識的秦勇嗎?整天罵罵咧咧,好打架,沒事頂撞老師,學習成績比霍子明還要糟糕。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不過有很多的運動細胞是真的,畢竟如果那么喜歡打架,沒有運動細胞可定是假的。

  2113年12月31日 11:56pm 北京和平廣場

  “可算趕上了,還有四分鐘。”霍子明氣喘吁吁的說。

  “那,我去找我的男友了,謝謝你們啊。”韓悅把拼車的前轉給吳啟明,便離開了兩人的視線。

  “可惜了這么好的女生,瞎了眼了。”霍子明嘆了一口氣。

  “算啦,又不是沒有女人給我們的霍老板了,走吧,準備跨年了。”

  雖然在地下,但是和平廣場依舊是北京城最大的幾個廣場之一。就是這幾個廣場,準備了跨年煙花表演。

  22世紀的中國人,依舊喜歡用放煙花來表達自己對傳統文化的情感,但是為了保護環境,煙花已經被電子煙花替代。通過某種壓縮技術,將五彩斑斕的電子顆粒壓縮包裹,現在已經達到了一個普通直徑為十厘米的煙花彈,可以包裹八百萬的電子顆粒,爆炸時,電子可以通過包裹的順序依次散開,因為發光的高溫,電子顆粒在落下時便會自燃,十分環保。

  這次煙花表演,也足足準備了三個星期的時間。在大家熱情高漲的時候,第一聲煙花聲響起。天空中炸出了一個阿拉伯數字“10”,大家瞬間明白過來,下一聲炮響,天空出現了“9”,大家也跟著一起喊了起來。

  “8”

  “7”

  “6”

  “5”

  “4”

  “3”

  “2”

  “1”

  隨著最后一聲落下,天空出現了“happy new year”的字樣,大家也在廣場狂歡,大聲祝福著“新年快樂。”隨著一聲聲炮響,人們也開始狂歡,也許,這就是人們最能釋放自己的時刻。

  近半小時的煙花表演塵埃落定,人們有的直接回家,有的,卻在廣場上吃地攤。上下7千年,最無法磨滅的,可能就是人們對于地攤小吃的執著了吧。

  霍吳兩人也在吃著地攤,但是剛剛準備動筷子,霍子明拍了一拍吳啟明的手,往東努努嘴,吳啟明轉過頭,看見韓悅一個人吃著面。

  2114年1月1日 1:23am 北京某大街上

  “所以,你沒有找到秦勇?”這次換到吳啟明坐在后面,霍子明坐在前面。

  “嗯,沒有。”韓悅明顯有點哭腔。

  “沒事,我們帶你去他的公寓看看,應該在家吧。”吳啟明說道。

  “老墨回家了,應該公寓里只剩下秦勇一個人。如果沒人回應,那就是沒回來,自己出門喝悶酒了。”霍子明懶懶的說。

  “我不就是愛化妝了嗎,至于把我一個人人在哪里嗎?”

  “行了,前面就是公寓了,下車吧。”霍子明回應道。

  三人一同來到了秦勇住的公寓前,敲了敲門,沒有人回答,又敲了敲門,還是沒有人。霍子明轉頭對韓悅說:“沒回來,證明完成。”

  看著韓悅一臉失望,吳啟明安慰道,“沒事的,可能真的是喝悶酒了。”

  這是,門那邊傳來沉悶的一聲響,霍子明立刻附耳聽,卻什么聲音都沒了。

  “找備用鑰匙。”霍子明一聲喝到,里面可能出事了。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