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欲望都市:崛起
靈異
類型
李云鋒
作者
5.58萬
連載中
大學城(2)

  2114年1月1日 2:00am 北京刑事大學學生公寓

  “三位同學和我們一起去錄一下筆錄吧。”一個警察對霍吳韓三人說道,霍子明捅了一捅吳啟明,“快把你爸搬出來啊,把你爸搬出來最好使。”

  吳啟明也沒有搭理他,順從的跟著警察走了。霍子明也沒辦法,搖了搖韓悅,說道:“走吧。”韓悅這時才像如夢方醒。畢竟,這種事對于女孩子來說,確實可怕了一些。

  “你不是一個醫生嗎?怎么會怕尸體?”霍子明壞壞的一笑。

  韓悅白了他一眼,“我是學醫的,但是我還沒有見過尸體呢。我也是今生第一次。”

  “那不錯啊,第一次見到尸體,既然沒有生理反應。我第一次見到尸體的時候。沒有忍住吐了出來。”霍子明說道,“那是我和老吳認識的第二個月,也是我們聯手辦的第一個案子。那時候我們誰都看不起誰。”

  “那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上大學啊,我的舍友就是他。一開始我們都看對方不順眼。直到兩個月后,我們通過老吳的父親,聯手辦了一起案子,關系才緩和的。”

  “他的父親是····?”

  “北京警察局局長,吳連飛。”

  2114年1月1日 4:23am 北京警察廳

  三人都已經錄好筆錄,正坐在警廳大廳里。因為有個年輕的警官對他們說,吳局一會兒過來,讓他們三人等一下。霍子明可不會乖乖等著,纏著那個警官要了一份尸檢報告。

  “秦勇,18歲,死亡時間,凌晨12點半左右,腦補供養不足致死,哦,就是上吊死的。腳下沒有任何墊腳物質,就是他殺。手腕處有刺青,H&Q,就是你倆的愛情見證對吧。”霍子明扭頭看韓悅。

  韓悅點點頭,算是肯定。

  “從現場照片來看,確實沒有什么可以墊腳的。甚至腳下很干凈。”霍子明又對吳啟明說:“吳少爺,你天天健身,你覺得以你的能力可以把一個體重90多公斤的人抱離地面50公分嗎?”

  吳啟明到是好好地想了一想,過了很久才說:“記住外物,比如滑輪,我應該是可以的。”霍子明笑了笑,韓悅也不自禁的笑了。吳啟明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秦勇絕對不是他殺。”

  2114年1月1日 5:00am 北京警察廳某會議室

  “吳伯伯,您太客氣了,這茶真的不錯。”

  “沒事,你上次幫我們把那個肢解的案子破了,一直都沒謝謝你呢。”吳局長和藹可親,似乎大家對于吳局的印象都是和藹可親的,只有吳啟明知道,那是一個多么恐怖的老爸。以至于現在,吳啟明都覺得他父親面目可憎。

  這個男人,曾經為了自己往上爬,放棄了自己的老婆的治療。那時候吳啟明只有5歲,害怕的他看著母親心臟病復發,打電話給爸爸,爸爸說他在追捕罪犯。媽媽要藥,他拿了藥給母親吃,卻讓母親因吃錯藥而去世。他是看著母親咽氣的。在葬禮上,父親沒有到場,唯一的解釋是在盯著罪犯,以至于讓他有了向長官哭訴的理由。為了自己的功勞,連老婆葬禮都沒去,會獲得多大的同情。

  這個男人,曾經為了讓自己有機會發泄自己的情緒,只要回家就是鞭打吳啟明,不管吳啟明成績怎樣,他總會找到不同的借口鞭打他。吳啟明從小就想做的什么都好,好讓父親不再打他。沒用,真的沒用。無論吳啟明做的多么好。直到吳連飛給吳啟明找了一個后媽。那時候他高三,繼母對他出其的疼愛,讓吳啟明在高三一年里感受到了母親的溫暖,每次那個男人要打他時,繼母就會出來護住他。直到高考結束,那一次,吳啟明真正的反抗,他把父親手中的棍子搶過來,反手向父親的頭上掄去。他想打死這個讓他有一個痛苦童年的男人。但是繼母也護住了那個男人。棍子打在了護了他一年的女人的頭上。雖沒有大礙,但是父子之間也就此停手。

  也是這個男人,在霍吳二人破案后,對他說不能留著霍子明,霍子明太過于聰明,會搶了吳啟明未來局長的位置。他下不去手,霍子明不僅僅已經成為了他最好的朋友,還是他最好的對手。他喜歡有事沒事犯渾的霍子明,也喜歡見到美女走不動道的霍子明,更喜歡在看到案子后沉著冷靜的霍子明。

  霍子明喝下了那杯熱茶。吳局便說道:“韓小姐,我想請問一下,今晚凌晨0點到一點你在哪里?”

  韓悅愣了一下。“我?我在和平廣場跨年啊。”

  “有誰可以作證嗎?”

  韓悅愣了一下。霍子明說道:“我們啊,我們0點53分遇到的韓悅。”

  “0點53分?那不成立,韓悅還是有很大的嫌疑。”

  “為什么會懷疑到她身上。”發問的是吳啟明。

  “繩子上有她的指紋,而且死者的衣服上到處是她的指紋。”吳局冷冷的道。他對自己這個兒子的態度一向如此,吳啟明反駁道:“他們是情侶,衣服上有指紋是很正常的事。”

  “繩子上的指紋是怎么回事?”

  “這個·······”吳啟明沒有辦法回答。韓悅插嘴道:“那個繩子是我買的,準備我們包裝禮物的。”

  “那你這個嫌疑很大了。除非有明確的不在場證明。”

  “有啊。”霍子明說道,“我們三人11:57到的廣場分開的。我們不到一個小時就見面了,那時候是堵車高峰期,一個來回需要四十分鐘左右,他還要走來回10分鐘的路到秦勇的公寓,殺死秦勇,時間怎么的都不夠。而且,”霍子明翻著平板,遞到吳局面前“你看那個時間的路段信息,學生公寓到和平廣場的大路上有近15分鐘的擁堵,這樣她的時間更不夠了。這個足以證明他不是兇手了。更何況,小區有監控,她沒辦法躲開監控吧。”

  吳局聽了這話,稍微點點頭,表示了認同。同時瞪了一下吳啟明。

  這個表情的變化,被吳啟明看在眼里,那么扎心。明顯沒有霍子明的冷靜,沉著。好像自己在霍子明面前什么都不是。

  2114年1月1日 6:00am 北京刑警大學學生公寓

  三人在警廳吃過早飯,走在路上。在小區門口,韓悅就和兩人告別了。

  霍子明和吳啟明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不久,霍子明打破了沉默,“你加油把這案子破了吧。”吳啟明聽到這打了一個機靈。“我?你呢?”

  “我還有考試沒有復習,我只是個學渣,沒有辦法和你相比。你加油吧。”

  吳啟明停住了腳步,看著走遠的霍子明。

  “這是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多謝了兄弟。”

  “果然他和父親的隔閡一點都沒有消除。這個案子很簡單,他應該去看看就破案了吧。基本上所有的案子都是基于他殺的可能性。而這起案子不一樣,他需要靠自己的觀察力完成案情復原了。”霍子明一邊走一邊想。

  “我還是趕緊去復習吧。我這個學渣可是沒辦法和少爺比啊。”

  2114年1月1日 7:00am 北京刑警大學學生公寓

  看著霍子明回家復習了,吳啟明到秦勇的家里,因為身份的特殊性,吳啟明和看門的警察打了一聲招呼就進去了。現場尸體和繩子都已經被拿走了,看門警察把模擬器打開,復原了當時的場景。除了尸體,其余的基本沒有動。因為也沒有什么可以檢查的。

  尸體懸掛在客廳上的吊燈。學生公寓每個房間的布局都差不多。客廳是有一套沙發,是2-3-1模式的,客廳上方有吊燈,當然都是冷光LED的。兩個臥室就是普通的冷光LED。一個桌子,一個床。女生公寓有一個格外的小化妝桌。上吊用的繩子后端有一段很長的繩子,已經拖到地上了。像是有人把秦勇拉上去的。

  但是霍子明讓自己來,就一定是警察遺漏了什么。他需要證明給父親看。“我的犯罪心理學和犯罪觀察學可是第一哦。”這句話突然在吳啟明的腦海里回想出來。

  “犯罪觀察學,犯罪心理學。他讓我注重哪一個呢?”

  “自殺的原因無非就是沒有了希望,而秦勇為什么突然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呢?因為韓悅愛化妝?不對。沒理由啊,而且用的是韓悅買回來的繩子,明顯的栽贓嫁禍。老頭也是想趕快結束案子,即使老頭知道,韓悅沒有力氣去把秦勇抱上去,但是他還是想把韓悅抓起來。這樣別人就會說他破案神速,賺了一個好名聲。”

  吳啟明越想越氣。甚至于開始罵起來吳連飛。

  突然聽到隔壁一聲響,把自己的思路拉了回來。那是霍子明在扔書,他在提醒自己不要分心。吳啟明定了定神。繼續觀察起來。

  在秦勇的正下方是一塊塑料地毯,暖暖的地暖正在向房子里輸送暖氣,吳啟明想著,猛地一抬頭看到沙發。“如果沙發下面有實物模擬器,就像是臺球模擬器這樣,人就可以站在上面,隨時定時關機就好了。證據就是,模擬器里的使用記錄以及模擬小樣。”一邊想著一邊蹲下看著沙發底部。可惜,什么也沒有。

  “喂,你,過來。”吳啟明沒好氣的叫著看門警察。警察踱步過來,吳啟明問道:“這沙發下面,本身什么都沒有嗎?”得到了警察肯定的點頭后,吳啟明還是沒有放棄模擬器的想法。

  “一定就在這附近,一定會有的。”

  接下來,就是一個不足二十歲的少年,到處翻箱倒柜的,找一個所謂的模擬器的存在。看門警察也沒有搭理他。畢竟是一個人工智能的警察,只要看好門,只讓有權限的人進去,就是完成了工作。

  “這看門的也不知道攔一下他。”霍子明在床上躺著看自己的應用數學。“果然還只是呆頭呆腦的人工機器人啊。”隨機收起來了笑容。“老吳,不要總是想著科技啊。最原始的方法也許就是答案啊。”

  折騰了好久,吳啟明一無所獲,“要不要去問問霍子明啊。”隨機這個念頭就被打消了。這是一次歷練,仔細想想,霍子明總是笑我太依賴科技。如果不是科技干的,那又是什么呢?可以自動消失,還可以不留痕跡?

  吳啟明的眼睛看向廚房,看見了秦勇家的電冰箱。

  “冰?50厘米高的冰?不可能,一個電冰箱才多大,怎么可能是冰?”

  “那,不是冰,又是什么?可以高50厘米,又可以憑空消失呢?”

  “縱觀整個房間,只有冰,或者模擬器才可以做到。那,冰,怎么變成50厘米呢?而且地攤上沒有水漬?”

  “當然沒有水漬,地暖一直開著,因為要保持著住戶需要的溫度。當時的溫度是?”吳啟明看向溫度設定器,上面明擺著是25度。這個溫度,冰塊絕對花不了這么快。還有什么?還有什么東西遺漏了。什么東西墊腳?

  吳啟明看著鋼化玻璃的茶幾,因為現在玻璃制造技術的高端,鋼化玻璃基本可以承受200公斤的力。用做家具更是保證了品質。吳啟明突然想起了昨晚韓悅的一句話,漸漸的露出了笑容。

  “秦勇就是自殺,茶幾面的鋼化玻璃上有決定性的證據。然后,動機。我要去看小區監控。”

  《大學城》的小案子下一章就結束了。我們即將回到《第一案》這個讓云鋒寫到吐血的案子。希望各位看官們給云鋒一些推薦票。只要云峰順利簽約了,就可以順便寫本書的外傳,就是在《登場》中提到的超能力者的外傳。謝謝各位看官們的支持。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