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寇明
軍史
類型
平衣笠守
作者
4.19萬
完本
第四回 陷絕境穿越者嘴炮御敵

  “海寇拔刀啦!”人群中,不知是誰了一聲。

  海灘上的人群嗡的一聲,爭先恐后地向圩門逃去,瓷盤布匹丟了一地。

  “我的腿好痛,能不能慢些。”林昭汀喘著粗氣,央求道。

  人群慌亂,左三思張開雙臂從背后護住林昭汀,四下張望卻找不著孫行遠。

  “孫行遠你還要不要你婆娘了!”左三思扯著嗓子朝四周喊。

  “左兄我在這!”左后方傳來孫行遠的喊聲。

  左三思聞聲望去,看見孫行遠遠遠地綴在左后方。他臉上身上都是血跡,背上背著個嚎哭著的娃娃。他的身前,一名海寇正揮刀砍向他的脖子。孫行遠側身避過刀鋒,伸拳將海盜打翻在地,又向左三思這邊跑來。四五個海寇跟在他身后,緊追不舍。

  “別過來了,先往圩子跑!”左三思急得渾身是汗。

  “那昭汀怎么辦?”孫行遠喊。

  左三思轉過頭,林昭汀仍然在不住呻吟,褲腿下已經滲出了血。

  “我來辦!”左三思喊了一聲,走到林昭汀面前蹲了下去。

  “事情緊急,還請林姑娘上我背上來,今日事畢左三思定去林家莊負荊請罪。”左三思說。

  “男女授受不親,這怎么行啊。”林昭汀仍在扭扭捏捏。

  “上我背上來!”左三思忍不住對她吼。

  “抓那一男一女!”身后傳來海寇那一口閩粵方言的叫喊。

  左三思顧不了許多,抓住林昭汀背到背上,混在人流中向圩門狂奔。人群混亂不堪,有人拋掉手中的貨物輕裝逃跑,就有人跟在后面彎腰低頭撿著掉落的東西。左三思艱難地躲避著這些彎著腰撿漏的,速度慢了不少。

  真他媽人為財死,那你們一開始排成扇形還有什么用啊,左三思氣得頭疼。

  “再不進來就關門了!”孫常英不知何時已爬上了圩墻,居高臨下向人群喊去。

  不少拾荒的人聽到這話忙拋下手中的物品跑了起來,片刻間已有大半的人涌進圩子里。

  左三思背著人走不快,被人群甩在后面,幾個海寇離他越來越近。

  “快啊,要關門了!”孫常英又喊。

  剩下的人群又加快了步伐,片刻后只剩下了左三思還在朝著圩子奔跑。

  “孫公救我!”左三思邊跑邊朝圩子上喊。

  孫常英對著圩門處比劃了幾下,兩個守門的青壯逆著人流跑了出來,一左一右接過林昭汀,抱著她跑回圩門。左三思身上輕松,片刻間也跑到了圩門內。

  三四個海寇尾隨左三思而來,揮舞著刀想沖進圩子。兩名青壯見狀拽住圩門上懸著的兩個巨大麻袋向下一扯,大量的巨石朝門外滾去。海寇們一驚,向后退了幾步,兩個青壯趁機推動兩扇大門,插上門閂。

  左三思趴在地上,不住地咳嗽。他在現代就不是什么熱愛運動的人,剛剛那一番跑動到幾乎要了他的命。

  “林姑娘沒事吧。”左三思湊到林昭汀身旁問。

  林昭汀不說話,只是瞪著眼睛看著圩門。

  “林姑娘,林姑娘!”左三思用力搖了搖林昭汀的手臂,心想不會給嚇傻了吧。

  “行遠,行遠他還沒進來。”片刻后林昭汀終于開口。淚水在她的眼眶里打了個轉流了下來。

  左三思腦袋嗡的一聲。

  怎么能把孫行遠忘了呢?左三思伸手給了自己一巴掌。

  “開門啊,孫行遠還在外面呢!”左三思站起來,沖兩個把門青壯喊。

  無人回應,那兩個人守在門旁,面無表情。

  “他媽的開門啊,沒聽到還有人在外面嗎,那是條人命啊!”左三思扯住其中一人的衣領喊,他的額頭上青筋暴露。

  “你他媽的要死自己去死,不知道外面就是海寇嗎!”人群中不知何處鉆出來了個粗壯的漢子,一拳打在左三思下顎,把他打翻在地。

  “躲海寇時如喪家之犬,不想進了圩子竟然能變得如此孔武有力。”左三思爬起來,咧著嘴冷笑。

  那壯漢還要再打,被圍觀的人群勸了下來。

  “這位大哥打你不對,但你也不能把我們往死路上帶吧,我們想活著有什么錯。”

  “你腿腳慢已經耽誤了關門了,居然還能開這種口。”

  “就是就是,他今天進不來也只能怪他自己跑不快,命不好怨不得別人。”

  人群中傳來或高或低的指責聲。左三思聽著,只是不住冷笑。

  “他是為了救一個孩子!”左三思用盡全身力氣喊,蓋過了所有人的聲音。“他是為了救你們中某個都不愿意站出來為他說句話的人的孩子而落在外面的!”

  “孫行遠你們不認識么?他在島上打的最好的漁,拖著裝著幾十斤魚的網走上幾千步他不會喊句累,這樣的人會腿腳慢么?你們有誰不認識他?有哪家沒有受過他的恩惠?誰家的老人生病時他沒有去送過魚?誰家孩子走丟的時候他沒幫著找?誰家的瓦片被吹落了他沒去幫著修過?”左三思朝著人群掃視過去,想記住在場的每個人的臉。他目光所及,每個人都低下了頭。

  “想保命沒錯,自私也沒錯,我也想要活著。可不自私的,愿意豁出命去救人的就該去死嗎!”

  偌大的圩子內,寂靜無聲,海寇用刀柄敲打圩門的聲音大得像鼓聲。

  “常英公,你來說,開不開門!”左三思又看向站在圩子上的孫常英。

  “不能開門啊孫公!”人群又喧鬧起來。

  “我那苦命的孫兒啊,我去了九泉之下怎么和你爺爺交代啊。”孫常英不知何時已經順著梯子爬了下來,也不答話,只是趴在圩子上不住地哭。

  左三思大為失望,不想這老頭居然也是這副德行,知道今天這是沒可能開門了。

  “左三思記住養馬島各位有多仗義了。”左三思沖圩子內眾人一抱拳,說罷腳下一蹬,竟向梯子跑去,四肢并用眨眼間就翻過了圩墻,身后眾人被驚得目瞪口呆。

  落地后左三思舉目四望,空曠的海灘上十幾個海寇正對著孫行遠追圍堵截。孫行遠身上的血跡更多了,他上躥下跳地躲著海盜,懷里居然還抱著那個娃娃。左三思一陣心酸,向著孫行遠玩命跑去。

  圩門外正努力敲著門的海盜看到圩子里突然跳出了個人,幾個人面面相覷一臉茫然,呆立了片刻后趕緊追了上去。

  “孫行遠你真不要你婆娘了。”左三思在地上一滾避開身旁海寇揮來的刀,順勢貓腰跑到孫行遠身邊,氣喘吁吁地道。

  “左大哥你又何苦啊。”孫行遠有氣無力的聲音中有著一絲驚喜。

  “你終于不說那客氣得要命的左兄了。”左三思微微一笑,走到孫行遠身后,和他背靠著背站在一起。

  說話間跟著孫行遠的十幾個海寇已經湊了上來,背后追著左三思而來的海寇也到了,將近二十人的海盜圍了個圈,把孫左二人圍在當中。

  “我孫行遠沒有哥哥,要是今天還能活下來,你就是我永遠的大哥。”孫行遠的聲音越來越虛弱,如果不是左三思讓他靠著,他此刻已經倒了下去。

  “都這時候了還說廢話。”左三思心想我怎么能當你大哥呢,我要當你妹夫啊。

  兩個海寇揮刀砍來,左三思心知再沒有抵抗的可能,索性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等一下。”不遠處傳來腔調奇怪的男聲,那兩個海寇聞聲立刻收起了刀。

  左三思順著聲音看過去,不久前見過的那名戴著眼罩左臂纏布的海寇正從不遠處走來。左三思看著他,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即使知道會死也不會拋下朋友,你很好。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會在我的書里記下來,讓你死得有些意義。”獨眼海寇的腔調仍然古怪。

  “就像大谷刑部明知會死也要幫助石田治部一樣是么?”左三思平靜地回答。

  “年輕人,你懂得不少。”海寇的眼睛里閃過一絲驚詫。

  “你主公石田三成身在黃泉,看到你這副樣子不知會有多失望。”左三思冷冷說。

  獨眼海寇的瞳孔一陣收縮。他快步上前,扯著左三思的領子把他摜到地上,瞪著左三思的那只獨眼像是要噴火。

  “你有什么資格提治部少輔大人的名字,你是什么東西,你懂他什么!”海寇怒吼。

  趁著他情緒激動,左三思突然伸手,扯下了他左肩上的藍布。

  “大一大萬大吉,一人為萬民盡力,萬民為一人盡忠,天下方能大吉!你委身海寇,斬殺無罪的平民。你又哪里對得起石田治部的教誨,哪有資格佩戴治部少輔的這面旗印!”左三思從地上爬起,猛地展開藍布,大一大萬大吉六個字隨著海風飄動。

  獨眼海寇如遭雷殛,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氣般頹然坐到地上。

  “我不想的,可我沒辦法,治部大人,您寬恕我。”海盜眼神空洞,低聲自言自語。

  “賭中了。”左三思長舒一口氣,在心中說。

  他深深感謝自己在現代時的玩過光榮的游戲,不然今天必死無疑。眼前這名海寇顯然是個日本人,是石田三成的舊部。

  石田三成是曾在萬歷年間入侵朝鮮的豐臣秀吉的得力部下。豐臣秀吉侵略朝鮮未果病死,死時其子尚幼,雄居關東的德川家康便趁著主少國疑逐步竊奪豐臣家的權力。家康兵強馬壯,在秀吉生前便在豐臣家據有高位,也是豐臣秀吉的托孤人之一。德川家康的篡奪之舉在豐臣諸臣眼里無異于白帝城托孤后諸葛亮反了,因此無人敢公開與之對抗,位高權重者都與德川交好聯姻,等著江山易主。

  石田三成不過是個頗受秀吉信賴的年輕官僚,根基淺薄,手下地盤兵馬不足德川的十分之一。但在豐臣的天下風雨飄搖之時,平時深受秀吉信賴的各大諸侯不動,秀吉一手提拔的將領們不動,石田一介年輕的官僚卻毅然逆天下而動。他聯絡包括其好友大谷刑部在內各路對德川不滿的勢力,悍然起兵,雖然最終仍然身敗身死,但卻在日本歷史上書寫了一段忠義的絕唱。三成死后,石田家滅亡,舊臣亦星散四方,這名獨眼人,或許就是在那時流落閩粵成為海寇的。

  “我原以為石田治部的舊部定是忠義之人,多年來一定都在謀劃著復興石田與豐臣家,不想竟有你這茍且偷生之輩。”左三思兵行險招,想再激他一激。

  “你如果存了份把我罵走的心的話就省省吧。”獨眼海寇片刻間居然已將崩潰的情緒恢復正常。

  “我收了錢的,你和你身后那人今天必須死。”海寇扛著刀,從地面站起來說

  收錢?

  左三思打了個寒顫,心知今天這事絕沒有那么簡單。

  “那如果我說我可以幫你復興石田家呢?”左三思又說。

  “復興?”獨眼海寇冷笑一聲。“先不說你只不過是一介漁民,復興也要先有石田的血脈才行。治部少輔的兄弟皆已戰死,子嗣也盡皆被令削發為僧終日被監視。主家的血脈已經斷了,要怎么復興?”

  “石田治部的次子逃到了東北津輕,現在叫杉山源吾。”左三思雙手抱胸,從容地說。

  獨眼海寇驟然拔刀,刀尖直抵左三思的喉結。

  “你最好告訴我你是怎么知道的。”獨眼海寇臉上雖然猙獰,但心里已被驚的翻起了滔天巨浪。石田確實有個次子在戰敗后脫離德川家的控制逃走了,但他的下落是個秘密。石田舊臣雖然都知道這么個下落不明的次子,但只有包括他在內的極少數核心家臣才知道這個次子逃去了哪里,這山東小島的明國人怎么會知道這種隱秘。這個次子是復興石田家最后的希望,任何知道這個秘密的外人都需要被抹殺。

  “殺我不是個好選擇,你為什么不覺得有能力知道這些事情的人也有能力幫你完成大愿呢?”左三思猜到海寇心中所想,面不改色地撥開了他的刀。

  獨眼海寇若有所思,片刻后放下了刀。

  “你很有意思。”獨眼海寇拄著刀,上下打量著左三思。

  “所以你要和我合作么?”左三思被他盯的不自在,于是晃了晃脖子。

  “我可以放你一馬,但合作還是等你活下來再說吧。”

  “你他媽不是要放我一馬么,怎么我還是活不下來。”左三思破口大罵。

  “你自己做的好事。”海寇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的海灘。

  左三思望過去,一名海寇肚子插著刀,倒伏在海灘上。他的腸子流了出來,血染紅了周圍一片地面。赫然就是他剛剛逃命的時候捅死的海盜。

  “若是尋常人也就算了,可你殺的是魚山島馬宸的二兒子。這馬宸手下有三條船一百多號人,投在鄭一官帳下,是江浙一帶有名的海商,連我也不過是他雇來的打手而已。你殺了他的兒子,少則五天多則半月他必來報復,到那時你一樣是個死。”海寇臉上充滿了戲謔。“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今晚連夜就劃船跑了。你性命無憂,只用這些和你無親無故的島上百姓替你去死就好了,劃算得很。”

  “若是你不走,又還能活下來,那就證明你確實有點本事,我就和你合作。”獨眼海寇肩扛長刀,轉身離去。圍著左三思和孫行遠的海寇們也跟著他一同離開。

  “看在你和我聊了這么久石田治部的份上最后給你個忠告吧,當心你身邊的人。”行不兩步,獨眼海寇忽又回頭,對左三思說道。

  海寇們也不收拾尸體,徑直走向岸邊揚帆離去。天空中一道驚雷閃過,大雨傾盆而下,左三思看著那具尸體,打了個冷戰。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