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二十六章 破關斬道

  “墨家機關之道、兵家兵道、道家修身養性之道...還有著最為特別詭異的陰陽家的道,而哪一種道是我該抉擇的呢?”

  劉靜宇倚靠在窗戶前,一邊欣賞著窗外的月色,一邊嘀囔自語。

  謝志剛所說的道在他那個世界中,并不是這般劃分的。而是以武道、文道區分,而武道、文道之下又有著眾多的分支,哪會是這般?

  而且,這里道之間的劃分跟他在皇宮藏書閣中所看到的關于修道一途的有著相關性,就像是兵家之道,在上古先秦之間,那是主流。

  “到底這是否為上古先秦年間的一個畫面呢?”他猜測到,因為在先前便是有著這樣的畫面隨之出現。

  “若真是上古先秦年間的畫面,那就不能浪費這機會,好好研究一番上古先秦人士的文字,或是研究一番上古先秦人士的修道一途到底是何樣?上古先秦年間道是如何的百花齊放?”他一想到這若是上古年年間的畫面,他便興奮。

  在興奮之余,他當然是不忘這一次的考驗是何?到底該怎樣通過這一次考驗呢?是否在這選擇適合自己的修道一法?

  這些問題時刻徘徊在他腦海之中,而他也是不斷想到這般的問題,而后漸漸的陷入睡眠中。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便感覺到一陣刺眼,太陽已升起。一日之晨最適合修煉的時刻到來,以往在家中他也是早早的起床鍛煉,直至語嫣被帶入上界之后才荒廢。而今看到這般的情況,而他也是重新抉擇道的時候。那自然如夫子說道的那般,打好基礎。

  而當劉靜宇早早的出現在學堂前面的一個廣場中的時候,學員們自然是一片驚訝,隨即便反應過來。

  因為那天劉靜宇在跑到第二圈的時候,讓他們足足等待著七天的時間,盡管劉靜宇不知道,但他們還是知道的。不管是路程變了,還是里面的景象變了,但能夠一直堅持跑動七天那定非常人所為。

  “入列吧!”

  徐夫子只是淡淡的說道,隨即便繼續在一旁看著他們,看著他們在鍛煉體魄。

  劉靜宇看到他們在鍛煉體魄,都是一些尋常之法,比拼力氣,在相互摔跤、打斗...

  最簡單的鍛體之法往往都是最有用的,當然是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對于劉靜宇來說那就更加是再好不過了,因為他如今的身體素質已不再像是現實世界中的一樣。

  鍛煉體魄完畢,那自然是進去學堂之中學習。而劉靜宇今日的表現愣是讓眾人驚訝一番,他那股不屈服、不認輸...

  而在學堂中上課的時候,所教授的是關于一些道的東西,關于百道中的相關知識。

  而他也是從課堂中知曉不少,盡管他不認識玉簡之上的文字,但他還是能夠聽懂的。根據夫子所說的話,在對照玉簡之上的文字,自然是能夠分辨出。漸漸地,他自然是能夠認出部分的字。

  在早上鍛煉體魄的時候,他知道鍛煉體魄并不能急于一時。不能急于求成,一開始不能用自己承受不住的力量來鍛煉體魄。

  而從學堂中學到的那更是多不可言,不僅僅能夠知曉先秦年間的文字,盡管是知曉一些較淺的,但也是一種收獲。

  但這是否為上古先秦年間?是否為畫面?既如此,那談何上古先秦文字?

  他還知曉各種道有著各種道的獨特之處,正如儒家儒道的祖師爺,儒家一尊卑禮儀為核心思想,發展到如今的代表之道。盡管是如日中發的兵家之道也是不能阻擋儒道的發展,隱約間有著超越的趨勢。

  但雙方在他當代的世界上都是有著區別的,儒家之道主要代表文道典范,兵家之道那邊代表武道典范。但這卻不是這樣,不管是儒家之道還是兵家之道,或者是其它大道,都是主流。

  而讓他最為好奇的便是陰陽家的道,聽說陰陽家有著諸多的道。有著五行之道,占卜之道,陰陽之道...還有著眾多鮮為人知或不為人知的道。

  想到陰陽之道,讓他不由的想到謝蘭雪的占卜之道,是否為陰陽家的占卜之道呢?因為在現實世界中,他還沒有聽說過有著陰陽家,更加不要說占卜之道。

  就算是聽說過一些占卜之術,那也是街邊上的算命之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當然他也不會一棒子打死,因為一些街邊的算命之人也是有著自己的獨特之處。你說他的是虛假的、騙人的,但當你發現時,就會知道這是真實的。

  時間緩緩流逝,他已經明白這是什么地方了。這是一個學堂,而學堂外面是什么地方便不知道。據謝志剛他們說,自打他們有著記憶開始,他們便是在這學堂中。當然這學堂比之他世界中的一個皇朝都要大,足以說明一切了。

  兜兜轉轉,他還是不知道這地方是什么,并且學堂也沒有著一個名稱,就叫學堂。

  而他的身體素質也是提上去了,不再像一開始來到這的那般弱小。在這他還沒有找到關于仙道的相關玉簡,就像在皇宮藏書閣沒有這類書籍一樣。

  他發覺倘若自己修習道家修身養性之道與師傅所傳授的有點類似,不要說他出不去這學堂,就算他出去,道家那是虛無縹緲的地存在,有種仙道的韻味。

  “靖宇,要不你就修劍道吧。我看你施展劍術是如此的連貫,就連一些修習幾年的人都比不上你呢?”此時,他們在一片空地之中進行實戰,謝志剛便問道。

  “我不是還沒有打好基礎嗎?這種事情急不來的。”劉靜宇非常淡然地說道。

  “你也可以先了解劍道,盡管劍道并不出眾,假若你專修劍道,達到一個水準的話,說不定你可以進入道家修習道家的劍術。連帶著,你不就是可以修習道家修身養性之道嗎?”謝志剛引誘而道。

  聽到這話,他不在淡然,“真的?”

  “難道我還騙你不成。”

  “那我真修習劍道。”

  “愛修習不修習。”

  “那你繼續陪我對練一下。”

  “堅決不!你簡直就是一個變態,也不知道自從那次之后,你怎么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完全不像我認識的靖宇了。”

  聽到他這般說道,劉靜宇趕緊把他拉起來,說道,“你不是修習極速之道嗎?怎么會這般的弱呢?”

  “誰說我弱的,誰能耗的起你不休息的陪練呢?”

  可不是這樣嗎,劉靜宇自那日起,便一個勁的鍛煉體魄,一直拉著謝志剛當陪練。

  雖說他嘴上是這般的說道,但他還是陪劉靜宇對練。因為他總算是有著人來跟他對練,其它的學員不是修為比他高深,那就是整天擺著一副冰冷冷的嘴臉,不是一般的事情都不關心,有的學員的境界恐怕都直追徐夫子,他自然是不會去找虐的。

  就在他們對練之間,徐夫子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他們面前,說道,“很好,你們兩人都是有著不錯的進步。特別是靖宇,若是按你這般的速度下去,你應該要不了多久就會踏入修道一途,隨之不久便會知曉你應該修習什么道?

  但志剛說的也不錯,你的劍術修為不錯,你可以考慮向劍道方向發展,隨后在去尋找相關道家的玉簡,或是尋找道家門派。”

  聽到夫子也是認同自己修習劍道,而他除卻仙道,還真是在劍道一途中有著不錯的體悟。既然以后慢慢地接觸道家,那劍道也是可以作輔。

  “好的,夫子。”他答應了下來。

  當他答應之后,他便感覺眼前的事物漸漸的模糊起來,隨后便感覺眼前一黑。而在他感覺事物變得模糊的時候,他依稀的記得徐夫子跟謝志剛臉上所顯露的神情。兩人神情各不一樣,夫子臉上顯露的是欣慰的、無奈的神情,但他看到謝志剛臉上的便是擔憂、無奈的神情。

  當他能夠看清眼前的事物的時候,這已經不再是學堂了。而是石碑之中的擇道通道,他面前有著許許多多的通道,而剛才他所進入的那一通道便瞬間消失。

  他看著眼前的景象,臉上有惆悵,有無奈,每一次都是如此。只要到關鍵時刻,沒有他在那叫喚,他便被帶出那畫面,當他沒有著解決辦法的時候,那真是一個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他早就已經知曉會從那畫面中出來,早就已經在心中做好準備。而是暫時性的把那畫面埋入記憶深處,眼下還是看看這些通道是何?還是繼續用運氣擇道?

  思緒一番,他還是決定用運氣的方法擇道,看看這一次是否一樣?

  同一步驟,不同時間。

  當他再次邁入運氣選擇的通道的時候,一開始還是在一個漆黑的通道之中,當那亮點出現的時候,他自然是進入到一片別樣的空間中。

  這一次,他進入到這片空間中,他沒有遇到人,沒有遇到建筑,有的只是一望無垠的荒漠,荒漠上鋪著一層金燦燦的沙子,遠看就像黃金一般閃耀。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還是沒有見到半點關于綠色的東西,或是其它顏色的東西,見到的都是金燦燦的。恐怕以后他在見到黃金都會覺得膩煩,也是有著這種可能。

  他越走越遠,也不知道方位,頭頂著烈日的沐浴,腳踏著黃金的沐足,這種別樣的生活也是另一番享受。

  從一開始踏入黃金地的時候,他便感覺汗流浹背,漸漸地,不再是汗流浹背,他體力支撐不了,像是大火烘烤一般。

  漸漸地,皮膚由黃色變成紅色,在變成古銅色,在變成黝黑色,在變成黑炭一般的顏色。若是他走在黑夜之中,恐怕都沒有人能夠發現他吧。

  “這是何道?”他大聲的向著天空中喊道。

  沒有著回應,也沒有著回音。沒有回音,這下就慘了,四周都是一片平坦,就想找一個較高一點的地方都不行。

  “肉身之道!”

  既然這里沒有任何的人,也沒有著什么道讓他抉擇,想必是說道一番他體驗到的道。

  還是沒有著反應,難道這般炎日不是鍛煉體魄?

  “烈日之道!”

  “......”

  不管有沒有著這般的道,只要掛邊的他都說道一番,因為有著眾多的道是未有人知道的,說不定運氣好久碰中了呢?

  “浴火之道!”

  還是沒有著反應,但卻是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他所說的是否正確。

  當他說完之后,他再一次感覺眼前一黑,隨即便是看見滿是通道的廣場,隨之他進入過的通道又是消失不見。

  這‘浴火之道’他還是在學堂中看到的,那是遠古年代鳳凰涅槃重生之道的分支。

  隨即,他又是用運氣選擇通道,一次次的進入奇異的空間之中,每一片空間都不盡相同。進入到奇異空間,有的讓他判別該空間顯示的是何道?

  他一次次的進入通道之中,一次次的判別那是何道?但他還是沒有遇到一個與第一次選擇通道之后出現的那般的畫面。在后來的空間中,他并沒有遇到人或是建筑,遇到的都是單獨的景物。不是一片密林,便是一片荒漠,一片汪洋大海,一片...總之便是一片奇異的空間。

  不斷地在通道之中進進出出,一次次的用著運氣的方法選擇通道,一次次的破關斬道。

  隨著時間的推移,突然,‘轟’一聲在其腦海之中炸響。

  ......

  PS:新人新書,求點擊、求推薦票、求打賞!粉嫩嫩的新人一枚,求包養...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