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四十三章 彈指間

  他倆有點懵懵的從那小帳篷出來,出來之后倆人臉上都盡顯不解之色。而天痕也是沒有一開始那老者附贈他八字時的那神情、姿態,有的只是疑惑之色,不解那老者說道的是何意?為何那老者會對自己說道這般呢?

  即使是有緣,為何如此呢?

  兩人都知道那老者說的定是不凡,沒有在坊市中多加停留,而是盡直回到休息的帳篷中。回到帳篷中的時候,兩人還是非常的迷茫。

  而沒一會兒的時間,劉靜宇回神,并沒有糾結于其中,而是問道天痕,“天痕,為什么那老者不用占卜便能知曉呢?”

  天痕聽到劉靜宇的話,反應過來,回道,“恐怕他的占卜修為已經到達一個境界,到了一定的境界定是不需要占卜便能知曉。

  而到達一定的境界之后,不需要占卜之物,只需心卜,或是借用本命道兵占卜!”

  聽到這般,劉靜宇便知道這般的情況距離他們還是有著一定的距離的,便不予理會。反正他們還未到知曉這的時間,而后繼續問道。

  “那老者附贈給我倆的八字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不知道,我也在糾結這。那老者說道的好像并不是占卜師的術語。什么‘本源不存,局已變之!’不知道那是何意?”天痕皺了皺眉,開口而道。

  聽到天痕說道,旋即他便想到那老者為自己占卜的三卦。他已知曉夢魘一族的方位,在幻影島。島,在這他還從沒有看過島,見到的只有草原及其密林。除此之外,別無其它。

  一想到島,貌似在石碑中看到過一幕幕相關的島...是否與其有著關聯呢?

  想到這,他想不通,便不予理會。而后,他便想到夢魘一族的方位,他便對天痕說道,“那能否占卜到幻影島的方位呢?”

  “試試吧...”天痕有點無力地說道。

  旋即,他便把九枚銅錢拋向于空中,而后便觀看著卦象。這一次,九枚銅錢全部反面朝上,且一枚銅錢并著一枚銅錢,就差重疊在一起。

  劉靜宇看天痕占卜那般的多次,可沒有一次看到卦象顯示的是這般的。

  而天痕看到這般顯示的卦象,也是疑惑不解,怎么會出現這般的卦象呢。懷著不解再次占卜一卦,這一次出現的情況是全部正面朝上,且非常的分散,沒有一個規律可言。

  又是一次看到這般的情況,天痕更加的疑惑不解,為何會這般。自打他會占卜之后,從沒有出現過此種情況。

  “怎么會這樣呢?這樣的卦象意寓著什么?”劉靜宇下意識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卦象,這卦象從來沒有出現過。”天痕皺眉而道。

  “那是否可以看出幻影島的方位呢?”

  “沒有任何的卦象之寓意,一片空白,或許是我還沒有達到那境界。”天痕只得這般的安慰自己。

  “那你知道那老者占卜我困境時所說的那十六個字的寓意?”劉靜宇再一次問道。

  “那十六字太過于深奧,套用那老者一句話說道,那便是不知。”天痕還略開了一個玩笑。

  如今,他們只知道語嫣的下落?且不知道幻影島的方位?不知道那老者說的是何意?那老者后面每一人分別附贈八字是何意?更加疑惑的便是那老者,那老者是何人?

  “天理命數,玄而又玄!”他完全是不懂這八字有著什么寓意。

  但天痕還真是偏偏不信那邪,把手中那九枚銅錢繼續占卜一卦,卦象如同那般一樣。再一次,卦象又是那般,一次又是一次...這一次卦象終于不再是那般,但卻是更可惡的便是,這九枚銅錢全部重疊在一起,且他所掏到的那一枚銅錢在最上方。

  看到此番情況,天痕突然噴吐一大口鮮血而出。看到天痕一次次的占卜,一次次看到卦象重復,如今總算是看到卦象有著不一般,但天痕卻是這般。

  他趕緊快走幾步,接住天痕即將掉落的身體。當他的手觸碰到天痕的皮膚的時候,天痕的皮膚非常的燙,但沒幾息的時間卻是冰冷。

  他感覺到天痕的身體在滾燙與冰冷之間來回變動中,好似在體驗一番冰火兩重天的感覺一般。而此刻,天痕卻是沒有著任何的反應。

  看到天痕這般的情況,他只能干著急,不知道該怎么辦。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不由自主的想到剛才那名老者,看了一眼天痕,隨即他便飛疾而出這,去向剛才那帳篷中。

  當他來到那帳篷的時候,那老者并不在,他問道帳篷中的人,沒有著一人知道那老者去了何方?

  雖說他沒有找尋到那老者,當他卻懷著期望,希望天痕沒有著任何的事情。

  劉靜宇再次回到這的時候,他看到天痕沒有在床上。左顧右盼一番,還是沒有見到天痕的蹤跡,就在他想出外面尋找一番的時候,天痕的聲音傳來。

  “靖宇,你去了哪,怎么我沒有在外面找到你呢?”

  “你沒有事?”劉靜宇疑惑的問道。

  “我有什么事情,剛才我不就是在這占卜嗎?怎么一轉眼的時間你就不見了呢?”聽到他的話,天痕比他更加的疑惑。

  聽到天痕的話,他便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知其一番。而天痕在聽了劉靜宇說道的這樣一番,并不怎么相信。

  當天痕不相信的時候,劉靜宇便叫他試驗一番,占卜試驗。可當天痕占卜的時候,卦象顯示的并不是之前那般的情況,而是有著卦象顯示。

  看到此種卦象,劉靜宇顯得更加的疑惑,不知道為什么會是這樣。而他在心中只能這般的想到,估計剛才天痕占卜過度,不然怎會出現那種情況,就像謝蘭雪占卜過度一般。

  “那這卦象中顯示的是什么意思呢?”

  “靖宇,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又沒有說道這卦占卜什么?”天痕有著疑惑的目光看向于他。

  劉靜宇拍了拍頭,隨即說道,“那你在占卜一卦,看看幻影島在何方位?”

  聽到他的話,天痕再一次占卜,這一次卦象也是不再異常。

  當卦象顯示之后,天痕緩緩說道,“幻影島在西方,而且我們此次去部落中比試的時候便能夠知曉幻影島的具體方位。”

  聽到天痕這般說道,好似之前并沒有這般的順暢,但他總感覺哪里有著問題,但卻是說不上。

  “那你知道剛才那老者為我占卜的三卦,知道那老者說道的寓意?”劉靜宇聽到他的回答,這般問道。

  “廢話,我當然是知道那老者為你占卜,但我怎么可能知道那么高深莫測的事情呢?況且我的境界不足。”天痕摸了一下他的額頭,隨即在摸摸自己的額頭。

  見到天痕這般,盡管他心中有著無限的疑惑,他不再問道。而是繼續與其交談著此次去往大部落比試那地方。

  當他們確定去往部落之間比試的地方,他們當然是要去探聽四象部落所在的方位是何方?

  這不,當他們確定去部落之間比試之地,他們便連續幾天去探聽著四象部落及其各部落的方位,探聽各部落之間是修何道。

  當一切消息探聽完畢之后,剩下的便是去向四象部落旁邊的那一塊草地旁。

  但四象部落的方位不是在西方,而是與其相反的東方。一連幾次,天痕的卦象中都顯示幻影島在西方,但他們此次去向部落之間比試之地便是東方,但這并不影響他們。

  當探聽到消息之后,他們便離開這坊市,繼續漫長的趕路生活。而此次趕路他們并不顯得無聊,他們一路上便是開始鍛體,用到各種辦法讓自己的身體達到一個極限,如此循環。

  不僅僅是時間上非常的充足,而且他們從坊市中去往四象部落也有著幾十萬公里,更何況他們一路上都在鍛體,打基礎,何談無聊。

  他們不僅僅的用著極限的方法來鍛體,他們特別中意的便是,尋找著蠻獸,與蠻獸對練。對練不過便是逃,隨即在繼續尋找著蠻獸對練。

  在與蠻獸對練的過程當中,劉靜宇并沒有施展一些小法術或是施展劍氣,而天痕也是沒有布置陣法困住蠻獸。因為在蠻獸追擊而來的時候,他們可以鍛煉逃跑能力,鍛煉身體承受的極限。

  就算是天痕布置陣法,也是困住蠻獸,讓劉靜宇進去與蠻獸對練,或是自己進去與蠻獸對練,或是倆人一起與蠻獸對練。而每逢這時候,他們身上的傷痕便從沒有少過。

  雖說這一過程比較枯燥無味,但誰讓他們踏上這一條修道之路,逆天改命之路呢?倘若就倆鍛體之路都不能走遠,談何逆天改命之道呢?

  此番趕路,他們便是走了將近三年的時間,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密林中鍛體,尋找蠻獸對戰,每一次都弄得遍體鱗傷,幸好他們的體制不錯,恢復力較快。

  將近趕路、鍛體、與蠻獸對練有著三年左右的時間,當然這是他們有意而為之的。這時候,他們終于是見到前面有著帳篷,而且從前面傳來喧鬧而繁雜的聲音。

  終于又再一次見到人煙,心情的確是不同倆人在密林中鍛體、與蠻獸對練的心情。而此時,他們身上的狐裘大皮已不在是狐裘大皮,而是呈布條狀披掛在身上。

  當他們來到那有著人煙的地方的時候,那場面不是一般的大,行走著瑯瑯而林的人,每一人身上都背負著武器。

  他們聽到最多的話,那還是關于部落之間比試的。基本上每一人都在交談著比試,比試有著何人,交談著部落之中的天子驕子。

  此時,他們沒有著心情去聽他們交談著什么。當下的事情,那便是尋找一處可以休息的地方,他們已經有著三年左右的時間沒有好好的休息了,身心早已疲憊不堪。

  待休息好之后,在探聽關于部落之間比試的消息。人多的地方自然是有著人多的好處,盡管他們身上穿著怪異,但卻沒有人說道什么,而他們也是如愿的尋找到一處地方,可供他們休息。

  當進入修習中的帳篷的時候,他倆便一頭扎入被窩中,沒一會兒的時間便進入夢鄉中。

  ......

  PS:新人新書,求點擊、求推薦票、求打賞!粉嫩嫩的新人一枚,求包養...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