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一百三十七章 轉拍行

  聽到這話,劉靜宇把玩著手中的精礦,開口而道,“我也不知道此精礦為何物。只是感覺此精礦不凡,這是直覺...”

  說道‘直覺’,沒有人能夠說清楚直覺性的東西是何?直覺性的東西是非常之準的,非常之玄妙,但鮮有人能夠有所精確的直覺。

  雖然不知道這漆黑的精礦為何物?只有去問與誰,或是日后再說。

  隨后的時間,他們繼續在坊市中逛,但并未有著直覺性的東西出現。

  當然也不忘探聽消息,繼續探聽消息之后。而今越來越多的人往小遺跡中匯聚,或許是因為小遺跡不尋常的開啟方式,及其探測不到遺跡何時再次開啟的原因。

  而主要的原因都是為了遺跡開啟之后能否在進入遺跡中,就算不能,也看看是否能夠從遺跡中出來的人手中得到自身想要之物。

  故而越來越多的人趕往小遺跡中,而小遺跡入口之處也時常發生爭吵及其挑戰。但這些并未有人阻止,都應承、默許。

  這般挑戰當然是對一些小勢力有著損失,對大勢力未曾有著任何的損失。但總的來說,損失是小,收獲是大。

  旋即,他們便繼續在坊市中逛悠著,一邊看看是否能夠再次淘到寶貝,一邊探聽著關于各方勢力的消息。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遺跡入口之處匯聚著各方勢力。就連外圍的臨時小坊市都已不復,形成較大的坊市。到后來,這臨時性的便成為正式的坊市,因為有人在此搭建房屋,打算長期在此。

  當然,有一便有著二。其后,小坊市便形成如同城池中的坊市一般無二。坊市之中不斷有著攤主的擺攤,更甚者有商家搭建了客棧、酒肆、賭場...這無形中便促進此地的發展。

  外圍的情況如此,那小遺跡入口處的情況就更是如此。隱隱中又要成為一座城池,當然這城池自然是露天城池,類似于邊疆之地的將士搭建的帳篷城市般。這些大勢力自然是不會跟外圍坊市之中的商隊一般在此逗留。

  而外圍形成小城池,方便這未能進入遺跡中,且未在遺跡入口之處占據一角的人徘徊。這對于商家來說這是利益化,對于這些修道之人來說這是打探消息之地,是論道之地。

  時間大約過去七八天的時間之后,各方勢力已然盤踞于此,而外來的勢力只能在外圍。

  故而,如今正是喧鬧之時!

  因為遺跡中的各方勢力已然在商量著遺跡開啟之后的事情,商量著遺跡開啟之后從遺跡中拿出來的寶貝如何抉擇。

  此時,外圍的勢力也能夠進入遺跡入口之處的勢力。

  因為遺跡入口之處的勢力穩定下來,已然不再爭吵、打斗、論道。故而外圍的人也走到遺跡入口之處中交換各自的物品。

  而此,雖說進入遺跡中的也是各方勢力的精英人物,但隨著后來的來人也為各方勢力的精英人物。而這便造就各方勢力暗流涌動。

  此時,劉靜宇跟謝蘭雪也是進入遺跡入口各方勢力之處,打探著消息,看看各方勢力是否知道遺跡的事情。

  當打探消息之時,并未知曉關于遺跡點滴事情。雖說未打探到遺跡的相關消息,但卻未打探到各方勢力的舉措。

  各方勢力盤踞在遺跡入口之處,在相商著遺跡再次開啟之后的事情。

  在此,他們已然臨時性的在入口之處的中央之地搭建了一處轉拍行。而這轉拍行便是三大商行共同搭建舉辦的,由各方勢力出資出力搭建而成。

  轉拍行只有一層建筑,但卻是相當的宏偉、龐大。

  而何為轉拍行呢?

  轉拍行便是由三大商行舉辦,后面有著一方勢力在暗中支持,這樣便未有人能夠打轉拍行的主意。而轉拍行也是相當的公正,未能有人在此做手腳。

  轉拍行一般都在遺跡開啟之后搭建而成,在遺跡再次開啟之時便進行轉拍遺跡中的寶貝。因為在遺跡中不可能每一人得到的寶貝都稱心,故而通過轉拍行而交換寶貝。

  而進入轉拍行的只要能夠從遺跡中出來,并且手中有著遺跡中的寶貝方可行,或許有著一些珍稀之物。除此之外,便是各方勢力的精英,或者達官貴人。當然對于修道之人來說,進入轉拍行不是難事。

  而當他們知道轉拍行的事情之后,心思頓時活躍起來。倘若進入轉拍行中拍得自身所需之物,那豈不美哉?!

  一開始他們探聽到要進入遺跡之中的人,且必須是得到遺跡中寶貝之人才能進入轉拍行,他們郁悶一會。隨之,他們便聽到各方勢力及其達官貴族也能夠進入轉拍行,這樣他們便有著機會。

  除卻他們達官貴族的身份之外,他們也能跟隨大陸商行進入其中。因為小胖子陸遠便是大陸商行的少當家,轉拍行舉辦方的人。

  故而連帶著劉靜宇他們能夠進入轉拍行中,知曉之后,他們心思再次活躍起來。

  此刻,他們再次在這逛悠著。

  一邊打探各方勢力的消息,一邊等待著遺跡開啟之后、轉拍行開始轉拍遺跡之中的寶貝。

  當然,轉拍行也不可能一味的轉拍遺跡之中的寶貝,也會轉拍各方勢力呈上的寶貝。只有這樣,才能更加的熱鬧!

  而轉拍行這一事情只要是各方勢力的人都知曉,只有涉世未深之人才不知。

  轉拍行自然也不是三大商行一同主持,有著這樣的規定,遺跡中何物最多便是哪一商行主持。雖然這一規定對于等息商行不公平,但等息商行一般不予計較,故而只有大陸商行跟誠精商行輪流而主持。

  當他倆完全知曉轉拍行是怎么一回事的時候,只能期盼著此遺跡盡早的再次開啟。

  知曉之后,一切只剩下等待,誰讓他們遲了一步呢?

  而此時,他們便在這逛悠著。

  當然,他們是避開那些得罪過的勢力,專門去往三大商行所盤踞之地。而在三大商行之中取舍的時候,他們自然是去往等息商行,看看能否等價交換到自身所需的消息。

  何為等息商行呢?

  故而是等價交換,那便是一個消息拿出等價的物品、等價的代價、等價的消息才能與之交換。

  而這等價是如何定價呢?那只有雙方認為等價故可!

  本來劉靜宇是打算去誠精商行,看看那日淘到的漆黑精礦為何物。但一想到那一直覺便沒有這般,而是去往等息商行盤踞之地。

  不一會兒的時間,他們便來到等息商行盤踞之地。

  而等息商行盤踞之地非常靠近遺跡入口之處,倘若等息商行要爭搶地盤的話,恐怕盤踞于遺跡入口最靠前的三位。

  而此,在十幾位也可行,但在等息商行盤踞之地有著眾多的人。他們或是站立于此,或是在交談著,或是進入等息商行帳篷之內交換消息。

  看到這般的情況,劉靜宇跟謝蘭雪相似一眼。

  隨后,他們倆便進入等息商行所搭建的帳篷之內,看看是否有著他們所須知的消息。

  當然,此次遺跡的消息,等息商行并不知。因為此遺跡出現、開啟的如此突兀。更何況,此次遺跡沒有一點征兆!

  而劉靜宇跟謝蘭雪盡直的進入等息商行所搭建的帳篷之中的時候,外面小聲議論的人自然是將目光望向于他們。但一會便將目光移走,因為這般的事情太常見了。

  而當劉靜宇跟謝蘭雪進入等息商行搭建的帳篷之內的時候,里面的人也是將目光投向于他們。

  而自然,他倆也是在打量帳篷之內的人。

  帳篷之中的人并不多,只有數十人,而這數十人有著一人他們認識之人。而這人便是大夏皇朝的公主,公孫秀巧,與之詭辯論道過。

  暗地對公孫秀巧點點頭表示友好,隨后便看到主案桌上正襟坐著一名耋耄老者。而其兩側坐著四人,還有四周站立的人。而四周站立之人并非等息商行之人,而是這些進入帳篷之中所帶之人。

  這般,除卻等息商行外人,等息商行的人便只有區區五人,當然是在此帳篷之內。

  等息商行有著這般的本事,不僅僅是三大商行,且掌握著各方勢力所須知的第一手消息。

  而此時,那正襟而坐在主案之桌上的耋耄老頭緩緩開口而道,其聲音并非有氣無力的,而是非常的有勁。

  “兩位,來此想等價交換何種消息?”

  聽到那耋耄老頭突然這般問道,他們看了周邊一眼,還有著數十人之多,言外之意在簡單不過了。

  而那耋耄老頭看到這般的情況并沒有在意,而是拱了拱手,對下方的人開口而道,“各位,倘若要等價交換消息的便留下來...”

  這耋耄老頭說的話也是非常的簡單,下面的人自然是知曉接下來等價交換的消息非常保密,不然也不會是這般。

  旋即,便有著幾人告辭而走。不一會兒之后,這帳篷之中便只剩下十人。

  這十人便是等息商行的五人,及其劉靜宇跟謝蘭雪,還有一人他們認識,那便是大夏皇朝的公主公孫秀巧。而另外兩人,他們并不認識。那兩人大約三十四歲左右,兩人的衣著都非常的光鮮。這兩人也非常容易分別而出,一人非常的儒雅,而另一人便與之相反,全身透露一股大將風范。

  此時,帳篷之中還剩下十人,旋即耋耄老頭便揮揮手。

  其后,在下方正襟而坐的四人便分別走到四個方位之中,盤腿而坐下,坐下之后便運轉功法。

  而謝蘭雪看到這四人這般,便知道這是一個陣法,以保證此帳篷之內所講的消息不回泄露而出。

  看到這般之后,那耋耄老頭便緩緩說道,“請問兩位來此想等價交換什么消息呢?”

  聽到這話,劉靜宇輕聲而道“關于上界的消息。”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