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一百五十章 仲裁所來人

  “與你一戰!”

  就是如此簡單的四個字,但其中蘊含著無比霸氣的語氣。

  聽到這話,不僅僅是幻麒麟一愣,就連還在對戰的人都下意識的停止手中的攻擊,向著聲音的來源處望過去。

  而劉靜宇順著這聲音的來源處望去的時候,見到這一名女子仿似全身被紅色衣服包裹而住,且就是這般恰好突出其妖嬈的身材。

  當看到這名女子的面貌的時候,他感覺很熟悉。

  但不一會兒,他便想起在何處見到。這名女子不就是上一次在稷下學宮武道場與他人論道之人嗎?但卻不知名為何。

  自然,幻麒麟聽到這聲音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但神情為有著變化,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冷,與之有著一比。

  “你要一戰也行,等我解決當下的事情再說。”幻麒麟也是這般冰冷冷的回應而她,但比之少了一分彪悍的語氣。

  “戰!”

  這一次更加的直接果斷,直接說道一個字便望向于他,不再言語,這般的情況在顯而易見不過了。

  而劉靜宇聽到這般,心中松了一口氣,一邊暗暗的恢復,一邊望著這一一樣的情況。

  因為他知道,一旦這紅衣火爆女子與之對戰的時候,那便是不分出勝負不罷休的情況,自然是松了一口氣。

  當然,小胖子陸遠他們雖說停止打斗,但卻未能脫身,只能在遠處望著這般的情況,看看是如何解決。

  而幻麒麟在聽到這一火爆女子的話,臉上還是未曾有著絲毫的變化,而是瞬間施展一道劍技直擊而向于劉靜宇。

  看到這般的情況,劉靜宇擔憂了起來,但下一刻便是讓其再次松了一口氣。

  那是因為他見到那紅衣火爆女子也隨之施展一道攻擊直擊而去,霎時,那紅衣火爆女子施展而出的槍影瞬間與劍技相碰撞在一起。

  “嘭、嘭、嘭...”

  一道道聲音碰撞之后應聲而響,霎時漫天光暈閃爍而出。

  看到這般的情況,劉靜宇愣住了,幻麒麟也是愣住了,在一旁的人也是愣住了,總之眾人都是愣住了。

  其后,幻麒麟回神過來,淡淡而道。

  “既然你要戰!那便如你所愿!”

  眾人聽到幻麒麟的回應,而是將目光看向于這一邊,而剛才小胖子他們也沒有繼續對戰,而是看著這一番情景,但并不能脫身。

  回應幻麒麟的還是一個字。

  “戰!”

  其后,便看見那紅衣火爆女子瞬間離開原地。

  其身形向著幻麒麟攻擊而去,并且背上背著的長槍被她拿在手中,一道道天地元氣匯聚在長槍尖柄之上。

  說時遲那時快!

  在眾人為看清楚之時,又是一道‘嘭’然而響的聲音震懾他人。緊隨其后的便是一道道‘嘭嘭’而響的聲音,并且看見他兩的身形不斷的在移動,只能見到虛影般。

  如此可見,他倆的身形移動的非常之快,倘若不仔細看,恐怕看到他倆站立在原地,未曾動過分毫。

  幾十息之后,兩人已經交換位置,對峙在一起。

  此時,倘若注視到那紅衣火爆女子的眼神的時候,便能夠從中發現絲絲的興奮之意。而恰巧劉靜宇便注視而到,因為其見到這紅衣火爆女子的第一次,便已然知道其是戰斗狂人!

  倘若不是自個已然身受重傷,都會與之對戰一番,當然是無論結果。

  自從稷下學宮論道之后,他便一直想找其論道一番,但卻為能如其所愿。

  而今碰到,奈何時不待己。

  “再來!”

  此時,那紅衣火爆女子非常亢奮而道,說完又是向著幻麒麟直擊而去。

  見到此番情況,幻麒麟自然是嚴正以待。這紅衣火爆女子不同于劉靜宇,這般看來這紅衣火爆女子還在鍛體境,未曾踏入開道境。

  因為在紅衣火爆女子接過幻麒麟一招之后便可看出,眾人也能夠看出的。

  即使是看到這般,他們并未議論著什么,不是他們不感到驚訝,而是這般的對戰來之不易。見識一番,總會從中看出個所以然,從中領悟到什么的。

  故而,眾人紛紛定睛而看!

  這般的跨越一個境界與之對戰的情況雖說是非常少見,但他們也是聽說過不少,只是未曾所見。

  如此良機,怎會放過呢?答案自然是不能。

  此時,紅衣火爆女子向著幻麒麟直擊而去。且她手中的長槍揮舞著一道道槍影直擊而去,接連一道又是一道的槍影直擊而去,讓人感覺就如同一道槍影一般,可見其速度是多么的快。

  自然,幻麒麟不可能坐以待斃,瞬間消失在原地不見,但其消失在原地不見的同時從那直擊一道道劍技而去。

  下一刻,又是在另一個地方,且又是從這一地直擊一道道劍技而去。

  而紅衣火爆女子在看到幻麒麟在原地消失不見的時候,并沒有向著他們那邊攻擊而去,而是靜站在原地,懷顧周遭。

  而就在幻麒麟再次攻擊而去的時候,一道道槍影瞬發而出。

  下一刻,一聲聲‘嘭嘭’而響的聲音在幻麒麟前一腳離開的那地兒瞬間爆破而響。

  看到這般,眾人自然是沒有看見幻麒麟的身形在空間之中隱藏,當那一聲聲‘嘭嘭’而響之后才看見幻麒麟從那跑出來。

  而躲避紅衣火爆女子的攻擊之后,幻麒麟再次隱藏于空間之中,這一次并沒有絲毫的動靜。

  如此,這由剛才的如此轟動的‘嘭嘭’而響瞬間變成如此寂靜,差別如此之大!

  與此同時,便看見紅衣火爆女子站在原地,神情非常之嚴肅。只見其手中拿著一把長槍,顯得格外的霸氣,在配合其身穿一件紅衣,非常符合其火爆性格。

  而就在眾人疑惑之時,只見紅衣火爆女子向著左邊直擊一道凌厲的槍影而出,隨后又是向著西北方向直擊一道槍影而出。而后一道道槍影接連不斷地向著周遭直擊而去,瞬時發出一聲聲‘嘭嘭’而響的聲音。

  而就在紅衣火爆女子向著周遭直擊而去的同時,忽然從一邊有著一道道劍技碰撞而上,其后便見到一道黑影向著紅衣火爆女子飛疾而去。

  看到這般的情況,眾人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定睛一看這一道攻擊是如何的凌厲。

  出乎意料的是紅衣火爆女子并未閃躲而開,還是站立在原地,等待著幻麒麟的攻擊。但她整個身體都做著隨時攻擊而出的情況。

  下一刻,只見一道道槍影接連而直擊而出,隨后便看見一道紅色影子向著那一道黑色影子飛疾而去。

  接連一道道‘嘭嘭’而響的聲音爆破而響。

  當這聲音停止之時,便看見紅衣火爆女子與幻麒麟相隔幾步之遠,兩人都用著兵器支撐著身體。

  而剛才那一波攻擊,時間在瞬息之間。

  但就在這瞬息之間,兩人交戰不下于上百下,或許上千下都有著可能。

  自然,這瞬息之間的攻擊并不是所有人都看見,看見的只是少數。

  而就算看見,也是看見兩道紅、黑影子在虛晃,一道道攻擊瞬發而出。

  當紅衣火爆女子跟幻麒麟用著兵器支撐而出身形的時候,細看的話能夠看到兩人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如此情況,能夠肯定的便是兩人由于這一波攻擊而受傷,且這傷未必是輕傷。

  在兩人將手中的兵器拿起來之時,這時候,有著一道道‘錚、錚、錚...’而響的琴音徐徐從遠處傳來。

  “錚、錚、錚...”

  一道道琴音從遠處徐徐傳來,這琴音仿佛是有著魔力一般。

  從外圍的人聽到這琴音之后分開一條路邊可以看出來,不但是外面的人聽到這琴音自然而然的分開一條路,就連劉靜宇他們也是被這一琴音而吸引過去。

  還有紅衣火爆女子跟幻麒麟也停止對戰,下意識的將目光望向于那琴音的來源之處。

  順著琴音的來源處望去的時候,并沒有看見人影,聽到的只有徐徐傳來的琴音。這琴音讓人聽了非常的舒服,讓躁動的心瞬時平靜下來。

  而紅衣火爆女子在聽到這琴音之時,瞬間按捺而住,運轉功法。瞬間,讓自己不受這琴音的影響,而是目視于琴音的來源處。

  琴音傳來有著幾息的時間之后,所有人都明白這琴音有著異樣,紛紛運轉功法抵抗。

  就是這般,當眾人運轉功法抵抗的時候,幾息之后便有著人抱頭喊痛。這是修為不夠硬抗而產生的癥狀,讓人心神恍惚。

  在幾息之后,琴音停,隨后便有著兩人從外面緩緩走來。

  這兩人是一男一女,跟他們一般大小。且兩人都是身穿一身白色衣袍,配合著如此情況好似域外之仙從域外緩緩走來般。且男子背后背著一把刀,女子懷中抱著一把琴。想必剛才的琴音便是從此琴中撫出來的。

  當那兩人緩緩走到紅衣火爆女子跟幻麒麟對戰的地方之時,那白衣男子緩緩說道,“我們是仲裁所的,你們是否為了轉拍行的事情而爭斗...”

  這名白衣男子的語氣非常溫和,說出來的感覺就好似跟他人商量一般。

  而就在眾人疑惑仲裁所的時候,這白衣男子解釋而道,“哦,對了,想必你們不知道仲裁所是何?仲裁所便是在暗中支持轉拍行的一方勢力,這樣你們能夠明白嗎?”

  聽到仲裁所,他們不知道是哪一方的勢力。當聽到是暗中支持轉拍行的勢力的時候,他們便知道這一方勢力那是龐然大物,不然怎會讓如此多勢力敬畏。

  一開始這兩人出來的時候,他們并沒有當做一回事,但說出仲裁所的時候那就是另一回事。

  因為轉拍行的規矩擺在那,倘若不害怕轉拍行的規矩便可以不將這規矩當做規矩。

  “你們來此作甚?”

  這時,幻麒麟淡淡而道。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