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二百四十三章 探路

  “陣法?”

  眾人皆不明所以,但細想一下就清楚是什么意思。

  這不有人開口問道,“如何能夠確定陣法可行呢?”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陳長通淡淡而道。

  對于這,小秀第一個不答應,“不行,如果真的跟那虛影中陣法一樣的話,那...總之就不行。”

  聽到小秀的話,劉靜宇才想起所說的虛影中的陣法是怎樣的。倘若正如虛影中陣法那樣的話,那他則要處於被動之間,或許還有著...

  而這時,大夏二皇子公孫崇患開口道,“嘗試總比不試的為好吧。”他說道這下意識的朝劉靜宇身上看去,其眼神在明了不過了。

  對此,劉靜宇并未回應,而是將目光望向于娘親。

  這時候,沈碧蓉并沒有多言,而是給予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旋即,她開口道,“對于虛影中的陣法是否為破綻暫且不予理會,我想我們還要多番嘗試,不能將所有的希望放在這上面,各位意下如何呢?”

  對于這話,有人肯定,也有人嗤之以鼻。但大部分的人都點頭贊許,這不,等息商行的當家人接話道,“這樣也對,那我們必須多方面的著手準備,對于陣法精通的留下來研究一下虛影中的是何陣法,而其它人則分散開,搜索一下其它出路。”

  隨后,莫叔接話道,“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按照這個辦法來。先說明一點,不管是否找尋到出路,兩個時辰回來這...”

  就這樣,有著分工,那眾人皆輕聲議論一下,有序的朝著四周散開,開始搜尋其它出路。自然,也有著人留下來,留下商討研究一下虛影中的陣法。

  本來謝蘭雪也要隨著劉靜宇他們幾人找出路的,但讓沈碧蓉攔下來,讓她呆在這研究陣法,對其有所幫助。

  旋即,劉靜宇、小秀、小胖子陸遠、端木雪紗、沈碧蓉等朝著一個方向而走,開始搜尋著其它出路。

  當走了數百步之余,小秀開口說道,“靖宇哥哥,小秀一定能夠找到其他出路的,不然、不然...”

  小秀的話還未說完,劉靜宇打斷其話,“小秀別擔心,這里時刻透露著詭異,誰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呢。就算那陣法被研究出來,但我好說也仿似親身經歷過。”

  “哼,小秀一定能夠找到出路的...”小秀哼道一聲,而后她走在前面,開始施展其特殊本領,并且將青麟喚出來。

  而此時,小胖子陸遠開口問道,“對了,靖宇,你是否記得虛影中陣法的布置呢?”

  聽到小胖子的話,他思緒一番,道,“這個還真的沒有注意,當時我在應對那攻擊,誰知道下一刻既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走吧,我們還是盡快的搜尋一下,看看是否有著其他的出路吧。”看到這,沈碧蓉不忘提醒一下。

  “嗯...”

  幾人相繼點頭,而后謹慎的朝著前方而走。但沒走幾步,小胖子陸遠停下來,道,“我總是感覺這里沒有那么的簡單,但到底是什么呢?”

  “行了,或許是你那本性在作怪,一直想著盜墓,所以才會一直覺得不對勁吧。”劉靜宇看了他一會,隨即這般說道。

  “不是那樣,直覺上告訴我這里肯定不會簡單的,但就是說不上來。”小胖子陸遠低頭沉思道。

  而這時候,小秀突然接話道,“小胖子,不用你說也知道這里不簡單,倘若簡單的話,我們怎么一直出不去呢。”

  對于小秀的話,小胖子并未反駁,而是低頭沉思不語。

  見狀,劉靜宇催促一下,“走吧,既然想不明白那等會在想,目前首要任務是離開這里,我可不想一輩子呆在這。”

  他說完這話加快幾步,朝著前方而走,但目光并未放過任何一個地方。而小胖子陸遠呢,他低頭沉思了一會,而后摸了摸胸口,也跟上他們的腳步。

  就這樣,他們一直在搜尋著出路,但卻沒有任何的發現。入目之處,除了荒蕪人煙之外那就剩下一片灰蒙蒙的天際般。

  大約過去一個時辰之后,劉靜宇開口問道,“怎么樣,小秀,有沒有任何的發現。”

  小秀嘟囔著嘴巴,不滿而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詢問那些小動物,一直都是‘不知道’三個字。”

  “小秀,別灰心,就算我們找不到出路,或許其它人能夠找到出路呢。或許還真如他所說,用虛影陣法破陣。”劉靜宇嘆息一聲。

  “走吧,我們朝著原路返回去吧。”沈碧蓉看了小秀一眼,將其拉近懷中抱著,道,“小秀,別怕,有沈姨在,你靖宇哥哥沒事的。”

  聽到這話,小秀興奮道,“真的嗎?”

  “當然,難道小秀你不相信沈姨嗎?”

  “哪有,小秀哪會不相信沈姨呢。”小秀咯咯而笑,隨后將頭埋進沈碧蓉的懷中。

  “行了,我們原路返回吧。”

  就這樣,無果,他們沿著原路返回。

  在返回期間,小胖子陸遠越發的感覺到不安,心跳加快了老多。

  看到小胖子陸遠的模樣,劉靜宇開口問道,“小胖子你沒事吧,怎么一直擔憂不已呢。”

  “不是我擔憂,而是總感覺哪里不對勁,總感覺心跳一直加快,而且...”說道這,小胖子從懷中掏出墓龍盤,遞到其面前,道,“你摸一下這墓龍盤就知道了。”

  見狀,劉靜宇伸手接過墓龍盤,入手之處,第一直覺就是燙,無比的燙。摸著墓龍盤,在拿在眼前仔細的查看,道,“我并沒有感覺墓龍盤有任何的異樣,但這怎么解釋呢?”

  “所以這就是我想說的,一直感覺哪里不妥。”小胖子陸遠此時完全沒有往日神情,一直在沉思,且擔憂不已。

  “小胖子,會不會墓龍盤被你捂熱的呢?”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小秀跑到他倆面前,眨巴著大眼睛打量著墓龍盤。而當小秀接過墓龍盤之后,第一時間將墓龍盤扔向小胖子陸遠,抱怨道,“怎么墓龍盤這么的燙呢。”

  對于這個,劉靜宇不解、小胖子陸遠也不解。

  而就當他們不解之余,沈碧蓉解惑道,“小胖子,或許這墓龍盤可以蘊養為你的本命道兵。”

  聽到這,劉靜宇他們更加的疑惑,這跟本命道兵沒有任何的關系吧。

  而下一刻,劉靜宇響起夢中爭奪道兵的情景,開口問道,“難道這遺跡中有著道兵?”

  道兵!

  道兵這兩個字可謂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字眼,只要是修道之人,皆知道道兵是何。道兵是鍛造而成的,其主要的不在道兵鍛造的過程,著重于后期的蘊養過程。當然,鍛造的手法也對道兵有很大的影響,但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修道之人與道兵培養感情、蘊養道兵。只有跟道兵培養感情,或許能夠將道兵蘊養成你自己的本命道兵。

  對于本命道兵跟道兵而言,凡是修道之人皆知道兩者的差距,這不可謂天地之差。

  “至于是否有著道兵,這個我就不知道,但可以告訴你們的是,我的本命道兵也非常的不安。”沈碧蓉看了一眼前方,緩緩開口。

  “那么說我這墓龍盤也在朝著本命道兵轉化?”小胖子疑惑而道。

  沈碧蓉看了墓龍盤一眼,揮一揮手,將墓龍盤抓在手中,看著手中的墓龍盤,開口道,“本命道兵沒有你想像的那么簡單。按目前來看,墓龍盤有著條件轉化成本命道兵,至于能否轉換為真正的本命道兵,這個就要看你日后的培養跟蘊養了。”

  說完這話,沈碧蓉將墓龍盤遞回給小胖子。

  而就在此時,小秀抱著沈碧蓉的胳膊,撒嬌道,“沈姨,小秀還沒見過你的本命道兵呢,拿出來讓小秀看看行不行。”

  對于小秀這般,沈碧蓉笑呵呵的輕打她一下額頭,隨后說道,“還真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小秀,你要記住,本命道兵除了必要只需,其它時間都在蘊養,只有這樣,本命道兵對你的契合度、默契度才會更高。”

  聽到這,小秀不好意思的吐了吐她的小舌頭,而后哼聲而道,“以后小秀一定會有自己的本命道兵的...對了,小秀以后要蘊養什么樣的本命道兵呢?”

  看到小秀這般模糊樣,劉靜宇、小胖子陸遠、沈碧蓉、端木雪紗等皆哈哈大笑。

  隨即,他們一邊聊著一邊沿著原路返回。

  而這兩個時辰當中,盡管沒有找到其它出路,但他們也知曉甚多。

  劉靜宇在聽聞娘親說本命道兵的事情之余,他也在想著本命道兵的情況。或許是時候鍛造一把道兵,現在加以培養,待融道境之時融入丹田之中蘊養。

  而對于鍛造何樣的道兵,他目前也僅有一個頭緒。

  “靖宇、小秀、小胖子、雪莎,你們要記住,道兵第一要稱心,第二則是盡早的確定道兵樣式并加以鍛造,那么剩下來的就只待你們踏入融道境融入丹田之中蘊養,這個你們日后自會知道的。”而就在這時候,沈碧蓉認真地勸誡道。

  對此,他們四人重重的點頭,紛紛答道。

  “娘親,靖宇知道了。”

  “沈姨,你就放心吧,小秀肯定會鍛造一把稱心的道兵的。”

  “沈姨,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將墓龍盤蘊養成本命道兵的。”

  “沈姨,我知道了。”

  聽到他們四人的回答,沈碧蓉欣慰地點點頭,繼續開口,“不管用何精礦鍛造道兵,這都不是首要的,最主要的是你的心意。對于這一點,當你們蘊養道兵的時候自會明白的,這也說不清。”

  小秀抱著沈碧蓉的胳膊,繼續問道,“沈姨,那心意究竟是怎樣的呢?”

  “這個就要看你自己的了。”沈碧蓉笑呵呵的說道。

  “哼,沈姨你打趣我...”小秀哼道一聲,而后想到什么,接著問道,“對了,沈姨,你說小秀今后鍛造什么樣式的道兵呢?”

  “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一路上,在打鬧、提問、沉思...中緩緩流逝,一個時辰就這樣過去了。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