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二百六十五章 身處陣法當中

  沒一會兒,他們一行五人走進這鬼村之中,也就是上古墨家舊址。

  入目之處,到處都是殘破的房屋建組,及其草叢扎堆。倘若伴隨著一點陰深氣息的話,那這就能夠稱之為鬼村了。

  “靖宇哥哥,里面真的不會有鬼吧...”小秀還是一只手抱著謝蘭雪個胳膊,并拉扯著劉靜宇的衣袖,這般問道。

  小秀這話,也不是第一次問了,自看到石碑上寫的是‘鬼村’之余,小秀一直擔驚害怕的,走一段繼續就這般問道一遍。

  對此,劉靜宇已然習慣了,這不,他微微一笑,道,“小秀,你說這會有鬼嗎?”

  “我不知道,但小秀害怕...”

  劉靜宇嘆息一聲,沒有繼續說道,而是警惕著周遭,走在前面。

  而就在此時,謝蘭雪的聲音傳來,“靜宇、小胖子停下,先別走了。”

  聽到這話,兩人下意識地停下腳步,回頭問道,“怎么了?”

  這時候,謝蘭雪上前,望著前面,入神的思考著,道,“前面有著陣法,一切都要小心點。從現在開始,我在前面,你們倆分別在后面斷后...”

  “行。”

  既然謝蘭雪認定此有著陣法,那就相信她。你說,上古墨家舊址,豈會沒有后手呢?這個嗎,那是必須的。

  就這樣,劉靜宇跟小胖子陸遠迅速警惕周遭,在后面斷后。

  此時,謝蘭雪則看著前面,用陣法之道去判斷一下前面道路的情況。

  幾息之后,謝蘭雪開口道,“跟上我的腳步,別走錯了...”謝蘭雪說道一句,小心的從地上撿起一個干樹枝,將其扔向一側。

  頓時,干樹枝仍在地面上的時候,不知道從哪‘嚯嚯’而響的迎來樹根木箭。

  看到這一幕,他們心驚不已,幸好謝蘭雪懂得陣法,不然受傷是在所難免的。

  “小胖子,別愣神了,走了...”劉靖宇看到小胖子愣了一回神,出聲提醒道。

  他說完這話之后,催促著小胖子走。當他看到小胖子走在前面之余,他警惕一下后面的情況,也邁開步伐,緊隨其后。

  就這樣,劉靖宇他們幾人一直跟在謝蘭雪的身后,當看到謝蘭雪將陣法破解,并且順利通過之余,心中聽開心的。

  一路破解陣法,繞過陣法,越來越深入里面,而眼前的景象也慢慢的轉變。從一開始的殘破木屋,到后面的荒郊野外,在到荒野之林,在到殘破木屋...

  這時候,謝蘭雪停頓下來,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而就在此時,小秀輕聲嘟囔道,“好像又回到了原地...”

  “對,我們從進入這鬼村中一直被困于陣法之中,從來就沒有走出去過。”聽到小秀輕聲嘀囔,她終于想通了是怎么一回事。

  一經提醒,劉靜宇、小胖子陸遠、端木雪紗將目光看向周遭,還真是殘破的木屋。就算遇到的景象,或者是角度不一樣,但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這就是一開始進入的鬼村。

  明白這一點之后,劉靜宇開口問道,“蘭雪,你能夠識破這陣法是何嗎?”

  謝蘭雪搖搖頭,道,“暫時不清楚這是何陣法,但我相信我們一定能夠出去的。”

  “那是當然,有小秀這福星在,一定完成任務,并且出去的,咯咯咯...”小秀突然高高的跳起,興奮地開口。

  “別急...”小胖子陸遠說道一句,他將墓龍盤拿出來,看看能不能借助墓龍盤確定一下方向。

  但誰料,短時間是不能確定方位的。

  那么現在,他們只能呆在原地,破解陣法。

  這時候,劉靜宇開口問道,“雪莎,你記憶中有沒有關于這里的記憶呢?”

  端木雪紗思緒一會,搖搖頭,道,“我就清楚先祖讓我去邙谷,說邙谷中有著我需要的東西,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聽到端木雪紗的話,劉靜宇仔細分析一下,暫時是不能指望其它。

  頓時,他開口道,“小秀,施展你特殊本領探查一下,或者讓青麟用心神查看一下四周的出口。”

  “嗯,靖宇哥哥,你放心吧。”小秀鄭重地點頭,仿似無比嚴肅一般。

  隨后,小秀就開始說著他人聽不懂的語言,跟小動物之類的溝通...沒一會兒,又看到小秀跟青麟在溝通。

  溝通完畢之后,青麟迅速的飛出去,一個眨眼之間就消息不見。

  看到這般,劉靜宇只能期待小秀的特殊本領及其青麟能夠幫上忙,不然的話...接下來的話,他沒有去想。

  但他還是期待謝蘭雪將此陣法破解,不管這是何年代的陣法,都希望直接破陣,從而離開這。

  但他也知道,這樣的機會略微渺小。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警惕周遭。他不確定是否有著他人打擾,因為他還沒有看見大金、大遼、那奇怪的黑衣刺客這三方勢力。故而他不能掉以輕心。

  就算是沒有他人打擾,他完全不敢放松,以防周遭有著機關陷阱之類的...

  就這樣,一刻鐘之后,青麟再次回來,但小秀召喚出去的小動物則是沒有任何的動靜。對此,劉靜宇基本不報以希望。

  但誰料,青麟帶回來的既然是好消息。

  青麟回來之余,小秀從青麟的口中知道,有著一條出口,并且還是徹底的走出這鬼村的出口。對于青麟的能力,他們毫未懷疑。

  此時,小秀高興地說道,“青麟探查到了有著出口,我們跟上青麟的腳步就知道了...”

  于是乎,劉靜宇將還在推演陣法的謝蘭雪喚醒,而后跟在青麟、小秀后面,準備先行走出這里再說。

  這一次,跟隨青麟后面,沒有遇到荒山野外、荒郊密林之類的情景。一路走過去,眼前所見之物都是殘破不堪的木屋。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秀突然停下步伐,贊嘆到,“哇,好漂亮呀...”

  順著小秀的目光望去,他們也被這美麗的景色吸引住。原來前面的進行已經不再是殘破嘭破屋,而是轉變成另一幅美麗的景色。

  而前面已經不再是枯草之類的,而是生機勃勃的草,并且有著綠意盎然的大樹。兩相對比一下,這完全就是兩種另類的景色。但前面不僅僅有著綠意盎然的大樹,還有著一簇簇開花的灌木、植被等,特別是有著幾株大樹已然結果。

  “雪莎,你是否看過類似的記載呢?”因為端木雪紗跟上古墨家有著關聯,或許就是這個原因,讓他開口。

  “沒有見過,但這確實挺美的...”端木雪紗望著前面翻天覆地的景色,臉上笑容更甚。

  這時候,謝蘭雪點醒道,“小心一點,我總感覺我們還處于陣法之內。”

  “你們在這別急,等我進去試探一番...”小胖子快速說完,一個閃身就進入另一番天地的景色中。

  瞬息之間,小胖子陸遠再次回到原地,道,“暫時沒有任何的不妥。”

  “還是小心一點為上。”雖說如此,但劉靜宇還是提醒一句。

  隨后,五人警惕著往另一番景色中而走。踏入之后,眼前的景象沒有變化,也沒有遇到危險。

  繼續往前試探性的走幾步,還是沒有任何的危險。

  這時候,小秀就歡喜開來,道,“小秀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美的景色,太高興了...”

  而就在此時,端木雪紗的話響起,“你們回頭看一下后面。”

  “怎么了...”

  話雖說如此,但劉靜宇他們還是回頭而望。

  入目之處的變化讓他們差異不已,暫時性的愣神在原地。幾息之后,相繼回神,分別回頭看向眼前、背后的景色。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為何不可思議呢。那是因為當他們回頭看向后邊的時候,后面的景色也變了,不再是之前殘破木屋,而是綠意盎然的深林一般,就如同眼前景色般。

  這一幕,讓他們五人頗為差異,久久未開口說道什么。

  余后,還是端木雪紗率先回神過來,道,“那我們接下來該如何呢?”

  “別急,辦法一定會有的...”對此,劉靜宇皺著眉頭,只能這般回答道。

  “對,不管眼前是何,我們都要冷靜下來,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到出去的辦法。”小胖子陸遠也暫且不予理會眼前的一切,盤腿而走,將懷中的墓龍盤拿出來。

  其后,謝蘭雪也在周遭走動著,在觀察此種陣法是何。

  這一次,小秀也沒有閑著,而是主動的將青麟召喚出去,并且施展特殊本領。當失望的是,這一次沒有小動物之類的前來。

  當小秀告知于劉靜宇之時,他一開始愣神,無從相信。小秀這特殊本領,基本就沒有克制之法,但卻有壓住之法。而為何這一次施展特殊本領無果呢?

  就這樣,分工合作。

  謝蘭雪負責查看是否有著陣石之類的,以便破陣;小胖子陸遠也嘗試著用墓龍盤指出方位,因為小胖子手中的墓龍盤在上古之時就叫思南,是辨別方位的一種工具;小秀將青麟派出去,并且施展特殊本領,隨后跟劉靜宇、端木雪紗尋找周遭的不同處,并且警惕四周。

  也不知道過了過久,突然傳來謝蘭雪一道聲音,“站在原地,別動...”

  聽到這話,他們不明所以,但還是還是站在原地。

  但目光則是順著聲音的來源處望去,入目之處,靚麗的景色已經變了,不再是之前綠意盎然的情景。而是身處一望無際的草原中。

  就在他們疑惑之時,眼前的景象再一次轉變,變成剛才綠意盎然的風景。

  這一幕,讓他們不明所以,但心中也猜出一個大概。

  這時候,謝蘭雪開口解釋道,“前往別觸碰一下東西,我剛才就試探了一番,就變成剛才那般的情景...但幸運的是,我在上古大姬皇朝中見過類似的陣法,或許能夠破陣!”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