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二百八十三章 那一個賭...

  既然確認他是巫蠱一脈的話,那就好辦了。

  頓時,他加速運轉仙道之法,聚氣成刃也變得快上幾分。但,這時候那藍帕皺著眉頭,思索這什么。

  下一刻,那藍帕雙手捏著手印,而蠱蟲也轉變方向,不是成群而飛涌,而是散亂的飛涌而去。見狀,劉靜宇并沒有著急,而是改變攻擊方式,心神注意著蠱蟲,防范著這一些蠱蟲中夾雜著本命蠱蟲。

  當蠱蟲距離他還有幾步之遠的時候,他瞬發一道攻擊,將這一道蠱蟲擊落。倘若不是一擊滅殺的話,那則是多-施加幾道攻擊與蠱蟲身上。

  漸漸地,兩人變成一個攻一個守,但這并不是結果。對于這一點,雙方都清楚。劉靜宇在等藍帕將本命蠱蟲釋放而出,而藍帕也在等,等著蠱蟲的侵蝕。

  就這樣,鑄就成一攻一守的局面。

  但這會兒,在一旁的小秀,她焦急萬分,但也不能上前幫忙,因為這是稷下論道,不能插手。故而,她踱步著,焦急著...

  不一會兒之后,小秀緊握拳頭,道,“靖宇哥哥,別跟他客氣,使勁的打他,為我們出氣...”

  聽到小秀這話,他心中一暖,但沒有因為此而影響戰局。

  十幾息之后,不斷地滅殺掉蠱蟲。此時,劉靜宇也知道不能在這樣下去,但是主動進攻的話,那勝算如何呢?

  思索之間,他眼珠子滴溜一轉,心道,“有了...”

  下一刻,他不再跟藍帕耗下去,而是采取主動進攻。這會兒,劉靜宇不是停在原地滅殺著蠱蟲,而是腳步飛疾而走,方向正是藍帕的方向。

  看到這般,藍帕嘴角露出笑容,輕聲呲道,“等不了了吧,呵...”

  就算是這般,藍帕也沒有改動雙手捏著的手印,僅僅是雙手動了片刻。在他雙手擺動之余,數十只蠱蟲圍繞成一個圈,將劉靜宇困在其中。

  見狀,劉靜宇皺皺眉,心中好不以為意,心道,“就像憑這蠱蟲困住我,哼。”

  當然,他也知道蠱蟲能夠困住片刻。但也盡是片刻之余,就這樣,劉靜宇沒有在意圍成一圈的蠱蟲,而是將攻擊力度著重于前進的方向。

  瞬間,在他將攻擊力度放在正前方之余,一圈圈的蠱蟲有著缺口,構不成一個圓圈。嘴角上咧,微微一笑,速度加快幾分。

  但就在此時,蠱蟲變動了,不再是暴亂不已,而是有序的進攻。這情形,他不懂,也不需要懂,只需要破開攻擊即可。

  轟轟轟!

  一道道攻擊于蠱蟲之上,一息就將蠱蟲滅殺成灰燼。

  但他沒有高興,而沒有放松片刻,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危機感。這危機感并非是藍帕身上的,而是這一些蠱蟲身上的。那這樣說來,本命蠱蟲已然被藍帕釋放而出,作為偷襲手段。

  明白這一點之后,他一邊應對著蠱蟲的攻擊,腦海中一邊思緒著關于蠱蟲的點滴。回想種種,蠱蟲是在夢中第一次見。但夢不清楚怎么一回事。那么,嚴格來說,蠱蟲還是不久之前見過的。

  但那時候,黑衣刺客,也就是巫蠱一脈,為何找自己的麻煩?為何要施加于蠱毒與自己身上呢?這一切到底會是什么陰謀呢?

  這一切,他目前皆不知。

  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劉靜宇突然停頓一下,攻擊也不再持續。就在此時,蠱蟲見機行事般,一窩蜂的猛沖上來。

  但就在蠱蟲接觸到劉靜宇護罩之余,接被抵擋在外。當然,他清楚這樣不能抵擋太久,也就是一兩息的時間。但這樣已經夠了,只要有著一息的時間就夠。那是為何呢?他要借助這般來感應那一只蠱蟲是本命蠱蟲。

  一息說漫長也不漫長,說快也不快。

  當其釋放心神,感應蠱蟲思想的時候,他也感覺到有著一個地方的蠱蟲含有危險氣息。而這一處地方正是胸口——心臟之處。

  這時候,他釋然,本命蠱蟲最喜歡的就是心臟寄居!

  清楚之余,他沒有攻擊蠱蟲,而是雙手快速的匯聚一道道劍氣,瞬間將胸口的蠱蟲用劍氣困住。

  就在這一會,藍帕的臉色變了變,雙手快速捏著手印,準備讓蠱蟲得救。

  但,還是晚了片刻。

  在劉靜宇停止進攻的時候,他就已經有所準備,故一息不到就將蠱蟲困住。但這會兒,他也暫時奈何不了本命蠱蟲。

  但就是這般,藍帕臉上自然是不好看,異常的憤怒。

  眼看劍氣困住本命蠱蟲的氣罩漸漸變小,藍帕急了。下一刻,藍帕咬破食指,逼出幾滴血與食指之上。下一刻,藍帕將食指中的血猛朝胸口而戳。頓時,他胸口之處有著一道血芒,連帶著氣罩中的其中一只蠱蟲也閃爍著血芒。

  見狀,劉靜宇知道這一只蠱蟲定然是本命蠱蟲,可惜的是本命子蠱。

  “唧唧唧...”

  氣罩里面,圍繞著劉靜宇的蠱蟲一直唧唧地叫著。

  這會兒,他有著一種不好的直覺,憑借直覺,他將匯聚的氣罩扔出去,并且身體朝后方退卻幾步之余。

  而就在此時,氣罩里面有著數十只蠱蟲血爆而開,唯一存在于內的就是那一只本命子蠱。

  “咳咳...大意了,但你也不錯了,但愿你能夠一直有著這樣的好運...”藍帕一口鮮血咳嗦而出,當下盤腿而坐。

  聽到這話,盡管他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但心中猜測這定然是巫蠱一脈的手段。

  對于這一場戰斗,倘若藍帕沒有以一種玩味的心態對待,或許兩敗俱傷,也或許劉靜宇輸。但這一切都沒有如果!

  他雙目望向藍帕及其蠱蟲的時候,僅看到一只蠱蟲從藍帕的胸口飛竄而今,心想,“或許這就是本命子蠱吧,可惜...”

  搖搖頭,不再多想。這會兒,他也不能趁人之危,且不說這里是稷下論道,就按照其脾性,趁人之危的事還真做不出來。

  就在這時,小秀的聲音傳來,“靖宇哥哥,你沒事吧。”

  聽到小秀關心的聲音,然后胳膊被小秀抱著,并且左右打量著他。這時候,他心中有的盡是暖洋洋的,忙說道,“小秀,沒事,就是...”

  他說道這沒有接著說道,因為他還真擔心巫蠱一脈的人會對家人下手。但一想到家中有著娘親,心中的擔憂緩和不少,但心中還是擔憂不已。倘若時間允許的話,他真想現在回家一趟。

  但奈何時不待我!

  “靖宇哥哥,就是什么呀...”待小秀看到他沒有受傷之余,眨巴著大眼睛,喜滋滋的問道。

  這話,劉靜宇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只能這般說道,“就是沒有將那本命子蠱滅殺,不然的話能夠讓他折損。”

  “嗯嗯,那人太可惡了,以后一定要打得他屁滾尿流的,咯咯咯...”

  對于小秀這話,劉靜宇點點頭,順著小秀的意思接話道,“嗯,到時候一定打得他屁滾尿流的。”

  “咯咯咯...”

  聽到這話,小秀一個勁的咯咯直笑,完全沒有一點剛才的擔憂之情。

  此時,劉靜宇不再想巫蠱一脈的事情,但心中記下,以后不主動招惹巫蠱一脈的。倘若巫蠱一脈的主動招惹,那就別怪我了。

  想到這的時候,劉靜宇重重的緊握拳頭。

  旋即,他開口道,“對了,小秀,你怎么不去論道呢?或者是看他人論道呢?”

  聽到這話,小秀拉著他的胳膊,做了一個鬼臉,緩緩說道,“小秀還不是擔心靖宇哥哥你嗎,臭靖宇哥哥,哼哼...”

  “行了,靖宇哥哥知道小秀的心意,說說,你想找誰論道呢?”劉靜宇親昵地用手撫平小秀的眉頭,歉意的說道。

  而就在此時,一道不合時機的聲音響起。

  “劉少將軍,不錯嗎,既然能夠出其不意,嗯,不錯不錯,但劉少將軍有沒有興趣跟我來一個出其不意呢...”

  聽到這話,劉靜宇的臉色瞬間沉下來,淡淡說道,“不牢二皇子費心。”

  “怎么,難道劉少將軍看不上本皇子的嗎?”那不合時機的聲音再次響徹。

  這會兒,小秀氣罵道,“你煩不煩呀,靖宇哥哥都說了不跟你論道,哼,有本事就跟小秀來論道一二,看小秀不將你揍得屁滾尿流的,哼哼...”

  這會兒,劉靜宇也回頭,跟大秦二皇子秦通遠站在對立之面,拉住小秀,平淡地說道,“那不知二皇子是想跟我論道何道呢?但據我所知,二皇子主修之道為刀道,與我不相符,你說是不?”

  這話滿滿拒絕之意,但秦通遠仿似沒有聽到一般,繼續開口,“且不管何道,本皇子就想跟劉少將軍論道一二。”

  聽到他還不放棄的語氣,劉靜宇只能這般說道,“倘若每一人都來找我論道,那我豈不是忙不過來,二皇子你說是嗎?”

  但還是沒用,秦通遠仿似柴米油鹽不進一般,絲毫沒有聽到這話,臉不紅心不跳地繼續開口,道,“別人是別人,但本皇子與別人不一樣。本皇子想看看劉少將軍主修主修之道是否如始皇帝所詫異的那般。”

  “哼,靖宇哥哥,我們走,別理他...”小秀實在是不想與他說下去,哼道一聲,而后拉著劉靜宇的手回頭則離開。

  對于小秀這般,劉靜宇只能聳聳肩,任由小秀拉走,或許這是拒絕的好辦法。但下一刻,因大秦二皇子口中說道的話他停步不走,慢慢的回頭。

  “不知劉少將軍是否記得那一個賭呢?”

  就是這樣,當劉靜宇聽到這話之后,當下停下腳步,并且回頭,臉上盡是不解之意。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