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設置
字體
背景
心夢永恒
玄幻
類型
叫我等待
作者
290.38萬
連載中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其中的關聯...

  聽到殷天正的話,劉靜宇思索一番,心道,“或許一切要見到小皮孩才能弄明白?”

  但是這樣嗎?

  或許吧...

  而在他思緒之時,殷天正繼續問道,“對了,靖宇,你跟語嫣怎么樣了?”

  聽到這話,劉靜宇面帶笑容,不是牽強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笑容,道,“我跟語嫣一切都好...”

  于是乎,劉靜宇大致的說了一下他在下界的情況。

  “沒想到著十幾年不見,你孩子都有了,不錯嗎。”說道這話的時候,殷天正拍了拍他的肩膀,為他高興。

  “走,我們有十來年不見了,該去好好的慶賀一番,哈哈哈...”說道這話的同時,他摟住劉靜宇的肩膀,哈哈大笑的朝著前方而走。

  倘若是以往,這一個小木屋中開業,那自然是在此一醉方休。但如今只能前往別處。

  “我知道有一處地方的猴兒酒特好喝,不去那喝上一口就白活一場,走...”

  聽到此話,劉靜宇心中也是高興不已,笑道,“那我就去看看你說的猴兒酒是否有你說的那么好。”

  “必須的,保證你喝了還想喝。”

  就這樣,雙方都沒有多問,或許是等待慶賀酒桌上在說吧。

  兩人全力飛奔前去,一路上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或許是想盡快的到達目的地吧。幾個時辰之后,殷天正笑道,“靖宇,聽到聲音沒,熱鬧吧,哈哈...”

  果然,從不遠處能夠聽到喧鬧的聲音,這是暢快淋漓之意。

  十幾息之后,劉靜宇看到了前方搭建著一間小木屋,在小木屋外面有著數十張桌子,而這數十張桌子幾乎坐滿了人。

  “走,在晚點就沒位置是了。”說到這話的同時,殷天正飛疾到一張空桌子旁坐下,大喊一聲,“阿叔,給我上兩瓶,在給我們來點下酒菜。”

  “得叻。”屋內有人應道一聲。

  此時,劉靖宇也坐下椅子上,看著周遭數十張桌子喝著、吃著、聊著的各個部落之人,心中一陣舒暢。

  “靖宇,聞到沒有,酒香味...”待殷天正看到劉靜宇嗅了嗅,并將目光望向于周遭的時候,挑了挑眉。

  “聞起來挺香的,但就不知道...”

  他話還未說完,一人打斷其話,“小伙子,這話可不能這么時候,凡是先嘗上一口再說...”說著,將兩瓶酒放在桌子上,在放下兩只碗,而后拿起一瓶酒倒在碗中,道,“小伙子,嘗嘗吧...”

  見狀,劉靜宇尷尬的笑了笑,結果阿叔遞過來的酒,一口喝下,嘆道,“烈,果然是好酒。”

  “哈哈哈...怎么樣,靖宇,沒有讓你失望吧。”殷天正說著這話的同時,也將酒端起來大口喝下,道,“爽,真是越喝越想喝。”

  “只要你們滿意就行...”看到如此氣氛,這位阿叔說道一聲之后,忙活去了。

  而后兩人大碗的喝著猴兒酒,好不愜意!

  十幾息之后,阿叔在端上一大碗的野味上來。

  旋即,兩人一邊大碗喝酒,一邊大塊吃肉,時不時的聊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著兩名身穿狐裘大衣的壯漢從外面緩緩走來,并交談道,“哎,據上一次道兵出世之后,也不知道這一次道兵出世是虛是實...”

  “是呀,上一次道兵出生已經十五年了,中間傳來不下數百個關于道兵出世的消息,但無一不是虛假消息...”另一名身穿狐裘大衣的大喊接話道。

  “哎,不管了,就算沒有道兵出世,只要進入其中那我們必然受益匪淺。”

  “也是...”

  而兩人的話,不僅僅是劉靜宇、殷天正,只要是小木屋外面坐著的人皆聽清楚了,端著碗,豎起耳朵聽著。

  “阿叔,給我們哥倆來一瓶酒,順帶上一碗上好的蠻肉。”

  說著,兩人坐在一張空桌子坐下。

  與此同時,在聽到兩人的話,劉靜宇跟殷天正對視一眼,皆明白對方怎么想。不就是想了解更多關于道兵出生的消息嗎。

  旋即,殷天正將手中端起這一晚酒喝下,站起身來,準備開口問道。但他還是慢了一步,因為有人率先開口。

  “兩位大哥,請問你們說的道兵出世的消息從何聽到?”旁邊一桌的一名年輕人起身,拿起酒瓶,晃著手中的碗緩緩走過去。

  問道這話之后,他從桌子上拿起兩只碗,將就倒下,道,“兩位大哥,請。”

  “好。”

  那兩名壯漢也不矯情,拿起酒,一口干完,而后一名壯漢大聲說道,“既然這位兄弟敬酒了,那我也就將我哥倆聽到的消息告訴你,也順便告訴你們,反正沒幾天你們也會知道的...”

  聽到此,劉靜宇下意識的放下手中的碗,豎起耳朵聽著。

  “我哥倆聽到關于道兵出世的消息還是從一個戎狄部落的口中知道的...”

  待聽完那人的話之后,劉靜宇跟殷天正對視一眼,皆清楚對方是如何想的。而關于道兵出生的消息是這樣的:

  這個消息是戎狄部落之人率先發現,而后將消息傳回部落之中,但不知道為何,消息泄露。如此,幾乎是每一個大部落皆清楚關于道兵出世的消息、方位等...

  而道兵出世的方位不再大部落的疆域范圍之中,也不再一些禁忌之地,而是在一個小型部落之中。

  但這一個小型部落正是天彝族所在的地方。

  你說他們聽到道兵出世的消息能不驚嘆嗎?天彝族出生之地,上一次道兵也擇主于天痕。這一切呢?兩者是否有著關聯呢?

  從這點滴信息中,兩人便已經分析了諸多。

  而后,兩人不再多言,而是聽著更多關于道兵出世的消息。一刻鐘之后,兩人結賬離開此地。

  這一次,劉靜宇在前面而走,朝著天彝族,也就是草原部落而走。

  如此說來,他剛從那出來不久,現如今又再次回去。

  待離開小木屋一段距離之后,兩人停下,殷天正率先打出幾個火球,眨眼間屏蔽視覺、聽覺的秘法就布置好了。

  而后,殷天正開口道,“靖宇,看來我兩想的一樣,或許兩者有著某種關聯。”

  “嗯,確實是這樣,但有何關聯呢?”劉靜宇皺著眉頭,思索不已。

  “靖宇,你有沒有去過天彝族呢?”一會兒之后,殷天正出聲說道。

  劉靜宇搖搖頭,道,“沒有去過,但我跟天彝族的族長他們打過交道,而且天彝族只能右一名懂得占卜的人留在族中,待下一名懂得占卜之人出現,那此人便會離開族中,去追尋關于占卜之道、追尋自己的大道...”

  “天彝族還挺神秘的,既然會有著這樣的說法。那這樣看來是天痕不再族中,那天痕在聽到這消息是否會回去呢?”

  “不一定...”

  交談一番之后,兩人都沒有一個準確的結果。

  而后,兩人不再多想、多說,邁開步伐,朝著草原部落,天彝族前去。

  雖說劉靜宇想第一時間見到小皮孩,但能夠得到天彝族占卜師的幫助也是客官的。當初他還真沒有想到這般。

  ......

  大約七八天之后,劉靜宇再次踏在草原部落之上。

  這一次,他有著一個直覺,或許這一次道兵出世能夠明白些許關于夢的情況吧!?

  “靖宇,怎么不走了。”待殷天正看到劉靜宇停下,開口問道。

  他嘆息一聲,道,“走吧...”

  旋即,劉靜宇沒有朝著拓跋部落的方向而去,而是朝著密林深處而走,朝著天彝族所在的地方而走。

  雖說天彝族,也可以說天彝部落屬于草原部落的范疇,但天彝部落不再草原上扎根,而是在草原部落深處的密林中扎根。

  待夜幕降臨之后,兩人終于看到了茂密的植被。

  在此,他們還看到了密林外面盤腿而坐著數百人。看到這,他們對視一眼,嘆道,“看來這一次道兵出世還挺隆重的...”

  聳聳肩,兩人緩步走過去。

  上前之后,殷天正跟一些認識的人打招呼,而劉靜宇則對著他們笑了笑。

  在這里的人,他看到了九夷部落的辛氏兄妹,還有戎狄部落的數名熟悉的面孔,還有太河部落、巫常部落、四象部落等。

  當然,他也看到了藍長青的身影。

  而在他將目光掃過藍長青之余,或許是他察覺到,也回頭,對他咧嘴一笑,其意不明而喻。

  對此,他沒有過多的表示,在心中思索著。

  不一會兒之后,殷天正走到青龍部落趙云龍身邊,開口問道,“云龍,有什么消息。”

  “天正,你不是一向獨來獨往的嗎,怎么這一次會來此呢?”趙云龍打趣一聲之后,回歸正題,道,“或許這一次道兵現世的消息是真的吧。沒有想到這小小的部落既然非常詭異...”

  聞言,劉靜宇脫口問道,“怎么詭異了?”

  “你是...”趙云龍疑惑而道,一息之后,他再次開口,道,“我想起來了,很久之前我們見過。”

  “你叫我靖宇就行了。”

  “嗯。”

  趙云龍也沒有墨跡,點點頭,將他知道關于道兵出世的消息一一說來,“其實也沒有什么,或許這一切都是道兵出世的征兆吧...”

  待趙云龍說完之后,原來他說天彝族詭異既然是如此——也就是各個部落之人皆被阻擋在外,不能踏入天彝族的疆域一步。

  而為何出現這般情況呢?他們得知是天彝族祭祀的祀碑散發而出的無形氣罩!

  “那不就是說要等到道兵出世才能進入。”

  “或許吧...”

  “但天彝族傳話出來,進入天彝族有人數限制的,還說不止一個入口進入天彝族的禁地。”旋即,趙云龍嘆息一聲。

  “還可以這樣的?”聽到這話,殷天正驚訝而道。

  對此,劉靜宇沒有太大的詫異,僅僅是愣神一會便釋然。

凯时官方网 - 凯时娱乐官网平台网站